您现在的位置:诗歌范文 > 西方文学 > 正文

第三百九十三回 审问(二)沧狼行最新章节

第三百九十三回 审问(二)沧狼行最新章节

天狼二话不说,飞起一掌,“啪”地一声,王木风的脸上顿时多了个五指印,痛得一张嘴,两颗血淋淋的断齿一下子掉了出来,只听天狼冷冷地说道:“我可没让你吹嘘你们这些狗鞑子有多厉害,我们中原的少林武当的强大,哪是你们这些狗鞑子能体会到的,人家开宗立派时,你们蒙古人还不知道在哪儿呢!”王木风捂着自己的脸,也顾不得擦嘴角边的血,点头哈腰地说道:“英雄说的是,小人一时失言,该打,该打!”天狼的声音中没有任何感情:“说说这个什么英雄门有何高手,总坛在哪里,为什么白莲教的赵全有了他们的支持后就有底气去灭铁家庄?若是有半个字的虚言,下次掉的可就不是两颗牙了。 ”王木风哪还敢说半个不字,连忙说道:“这英雄门也就是去年的时候才组建的,是大汗让我们蒙古的头号大将,号称大漠狮王的赫连霸组建,这赫连霸乃是我们俺答部的第一高手,多年来纵横大漠南北,无人能敌,一手龙飞枪法早已经出神入化,曾经单人独枪走遍大漠和西域,伤在他手下的著名高手足有好几百。 赫连霸后来被我们大汗收服,成为头号大将,每遇战阵,必冲锋陷阵在前,英雄,我说实话你可别打我,你们大明死在他手下的总兵就有两个,参将副将之类的更是不计其数。 ”天狼对这些边塞战事不甚了了,转头望向了林武星和杨春等人,问道:“这狗贼所说的可否是事实?”杨春叹了口气:“他说的没错,当年在下还在军中效力时,曾经在战阵上见过此人,我大明边军中也有不少勇将,还有些是投军报国的高手,却无一人能挡赫连霸十个回合以上,此人端地是蒙古第一高手。

这狗贼这次倒是并非虚言。

”天狼冷笑一声:“也好,正好能会会此人,我倒想见识一下这个什么蒙古第一高手有几斤几两。 王木枫,英雄门除了这个赫连霸外。

还有什么厉害人物?”在天狼的心里,始终对这赫连霸还是有些不以为然,当年欧阳可的白驼山庄也号称是西域第一强门,却给达克林带着龙组在一个晚上灭庄,可见也强不到哪里,所以这西域和塞外的武林人物成色,只怕还是要打些折扣的。 至于大明的边军,天狼这些天来所见所闻,实在是让他来山西前的最后一点敬意也荡然无存,本以为作为九边的大军。

至少不会象南方的卫所兵那样不堪一击,可是没想到在这宣府大同的边关重地,也是坐视山贼土匪横行,上阵对付蒙古人,更是无法抵挡。

所谓兵熊熊一个,将熊熊一窝,在仇鸾这种废物的手下,战斗力实在是不能指望的,倒是象铁震天这样的民间武装,还是能稍微期待一二。 王木风小心地回答道:“除了赫连霸本人外,他的两个结义兄弟。

黄宗伟和张烈也都是好手,张烈号称大漠天鹰,擅长大力鹰爪功,而黄宗伟人称狂狮,武功霸道威猛,为人也是足智多谋。 是英雄门的智囊。 除此之外,英雄门下可称得上高手的还有一百多人,武功都能顶得上白莲教的堂主级别,比起李自馨相差也不是太多。 ”天狼的眉头微微一皱:“这英雄门能有这么多的高手?”不过他心里倒是信了大半,若非有此实力。 白莲教也不至于有恃无恐,敢于正面攻击铁家庄。 林武星说道:“英雄,这件事他应该是没有说谎,英雄门虽然现在声名还不显于江湖,但在塞外武林已经是顶尖的门派了,我们一直身居边关,也略有耳闻,这个门派现在好象还向中原开始发英雄贴,重金吸纳高手加盟。 ”天狼“哦”了一声:“竟有此事?”他转而意识到了事态的严重,近些年来,伏魔盟与魔教巫山派的邪派联盟争斗不休,江湖上到处腥风血雨,门派间人员的变化的剧烈程度也远远超过了以前的任何一个时期,为了能打垮对手,无论正邪各派都大肆地扩招弟子,而这些人中有许多艺成后就待价而沽,如果英雄门真的出重金招纳,那一定会有许多中原武林的败类加入的。

想到这里,天狼心头一惊,继而问道:“现在有什么著名的高手加入英雄门了?”王木风摇了摇头:“英雄贴刚刚发出去不到一个月,由于英雄门的声名在中原武林还不是明显,因此现在还没有什么高手加盟,这次英雄门和白莲教联手攻击铁家庄,也是为了尽快打响自己的名气,毕竟要拉高手,光有钱还不行,实力才是最重要的。

”天狼这回完全明白了英雄门的意图了,看来蒙古人也不会坐视白莲教在北方成气候,同盟毕竟没有自己人来得可靠,就算蒙古军队不能留下,但是以武林门派形式进入中原的英雄门,却能做到几万大军也未必能做到的事,其居心之险恶,用心之歹毒,可见一斑。 天狼的心中迅速地作出了决定,蒙古兵应该不会在铁家庄之战结束前攻关,现在还有时间,首要之事就是去解铁家庄之难,他沉声问道:“王木风,我问你最后两个问题,能不能活就看你的回答是不是能让我满意了。

第一,你们什么时候攻击铁家庄?我要准确时间!第二,那些给你们制成毒人的,有什么方法可以解救?”王木风忙不迭地说道:“前天李自馨就是去接应英雄门的蒙古高手,加上集结的时间,原来的计划是三天后合攻铁家庄,现在是第二天了,明天就是他们攻击铁家庄的日子。 ”“至于那个炼制毒人的办法,英雄也看到了,进了那个坛子后,就是个活死人,神智完全被毒药和蔓陀罗花粉所摧毁,再也无法复元。 ”天狼冷冷地说道:“这个炼制毒人的办法,除了你以外,还有别人会吗?”王木风脸上堆着笑:“其实这个办法也不是只有我一个人会,塞外巫教里这种办法已经流传了上千年,只要是精于巫蛊之术的巫医和萨满,都会这一手,就是白莲教的弟子,现在也有不少人学会了这一手去。 ”天狼的眼中突然红光一现:“王木风,你用这办法害得这么多人人不人,鬼不鬼,今天就让你自己尝尝这办法好了!”说完,他的右手闪电般地伸出,一把掐住了王木风的脖子,左手出指如风,连续点中王木风胸前的十几处要穴,王木风瞬间就动弹不得,只有两只眼睛还能转,嘴里还能说话。

王木风嚎叫道:“英雄,你刚才说过,只要我说实话,你会饶我一命的。 ”天狼哈哈一笑:“是啊,毒人又不是死人,我说过留你一命,就一定会让你这条命留下来,反正成了毒人,无痛无病,不死不灭,这不就是你追求的吗?”他嘴上说着,手上一运劲,王木风的周身衣服全部被震得碎成片缕,一丝不挂,而他的全身经脉也在这一震之下全断,七窍都开始流出血来,嘴里“嗬嗬”直响,却是再也说不出一句话。 天狼大喝一声,把手中的王木风直接扔了出去,掉进一口盛满了绿色毒液的空缸,王木风的整个身子没进了液体中,只有头露在外面,也就是瞬间的功夫,他的脸上皮肤开始起泡,眼睛暴突,刚才七窍流出的红色鲜血变成了绿黑相间,腥臭难闻的液体,而头顶的百会穴,开始向外丝丝地冒出绿气。

上一篇:五笔加加Plus2016官方下载
下一篇:没有了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