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诗歌范文 > 西方文学 > 正文

口述:男友把多次风流经历说给我听(图)丁书苗投资的电视剧

口述:男友把多次风流经历说给我听(图)丁书苗投资的电视剧

男友把多次风流经历说给我听  相亲只是为让父母放心  我妈昨天又催我去相亲了,很好笑的那种。 这边我姨牵着我,那边他姑牵着他。

在酒店里,围着桌子坐成了个正方形。

你问我答,或者我问你答,像几方首脑会谈。

我偶尔偷笑,被我姨在桌下踩脚尖。

(一说到这里,她就捂着嘴忍不住笑了)  每次相亲我都去,因为不去不行。

我妈特烦,我们家就我一个孩子,都三十岁了,你想想,再不嫁出去,人家还不说我有毛病?以前我总是犟着不去,后来发现这办法很傻,何必搞得父母担心着急呢?不如干脆配合他们。 但我知道我不会看上那些男孩的。

心里那个影子不消失,我不会和别的男人见第二面。 第一面,也只是应付而已。   有时候,我也怀疑自己出了问题,有好几次我都想去看看心理医生。 我已经三年没见着雷明了,也不知道他现在在哪里,我干嘛还整天想着他啊!况且,就是知道了他在哪里,就是和他联系上了,又能怎么样呢?他会相信我的解释吗?那种事只会越描越黑。 再说,相信了又能怎么样呢?我敢说雷明不会再选择和我在一起了。 对于一个行走在灯红酒绿里的男人来说,女人的深情只会让他害怕,让他退避三舍。   我从小就喜欢和男孩子们玩。

我喜欢他们的侠义豪爽。

和他们在一起我感觉轻松,不用担心得罪和提防什么。 而且,到底因为我是女孩子,他们多少会给我一些呵护和小宠爱,这些待遇让我迷恋,是和女孩子们在一起享受不到的幸福。   在那个群体,我渐渐成了男孩性格。

背着妈妈,我学会了抽烟。 用嘴轻轻吸进去,然后让那些烟雾从鼻孔里慢慢飘出来。 喝酒也是,一般男孩哪是我的对手---现在不想提喝酒了,酒害了我,让我在雷明眼里成了十足的坏女人。   帅气男人等我11小时  我永远记得第一次见到雷明的情景。 那是三年前一个夏天中午,我去女友阿腾家玩。 阿腾家是个老式二层楼,用木头做的房子,有点古色古香。

大厅里有几个人在打牌,我过去随意观看。

那天打牌的还有阿腾的弟弟,和他打招呼时,我看到一双眼睛朝我瞟过来,四目相对,我如电轻击,好帅的男孩!他眉眼之间,是放荡不羁的随意和轻薄气质。

  转身离开时,不用回头,我也能感到被他如炬的目光追撵,灼得我背后发热发烫。 我隐隐预感这个男孩一定会来找我,肯定。   但我没想到会那么快。 下午,我正和几个朋友在街头推杯换盏,小聚豪饮。

手机响了,是陌生男人声音,问了是谁,那边稍作沉默,说是我。 我忽然就明白是他。 我心里甜蜜,却佯装不知,故意追问他是谁?他倒不耐烦起来,霸气十足:“别问是谁,来了就知道。

我在星星网吧等你。

不见不散。 ”电话挂了。

  这家伙居然如此跋扈,有什么了不起!我故意不理他的茬,也许是考验他到底有几许耐心吧,我延长了吃饭的时间,一直挨到凌晨四点才起身罢休。

迟疑了一下,我去了星星网吧。 路上我想,如果他在,那我们就有缘了。   他在。 他居然在。

从下午5点一直到凌晨4点,他足足在网吧等了我11个小时。   迷恋一个花心坏男人  没有开场白,没有铺垫。 见我终于去了,他站起身,抬腕看表,说都这时间了,你回去了反而会吵醒家人,“正好我屋子今晚也借宿给了别人,不如开个房间休息。

”我看天已微白,顺水推舟,被他牵了手。

  跟他走在路上,我忽然羞涩起来。 那帮朋友也骂过我厚脸皮,但这一刻我的脸竟又红又烫。 我得承认,他是我一见钟情的男子,我想,也许我也是他的梦中情人吧。   我是个外表时尚另类的女子,所以别人会以为我的内心也放荡不羁,但我自己知道,我不是这样的,甚至有些反感这样。 我只是喜欢和我爱的人在一起,仅仅是在一起而已,吃饭,走路,坐一元钱的公汽都好,不一定要发生什么。

  但是,在他霸气的怀抱里,我成了低眉顺眼的小女人。

  他累了终于睡去后,我支起胳膊,一点一点地看他,怎么也看不厌。 他的眉眼、轻轻的鼻息、软软的睫毛、摸起来有点刺手的胡桩,一切都是甜美和享受。 他熟睡的脸光洁得如同婴儿。

那一刻,我忽然希望时光就此打住,让我们永恒成一幅画。

  我知道我们不可能,我不可能找他做夫,他也不可能找我做妻。 他是花心男子,怕我对他依恋,我躺在他怀里,他就说他的风流韵事给我听。 我当然知道他的用意,也装成一脸随意,笑着问他,“真的?你真的经常去迪厅?有过那么多一夜情?不会吧?”一切只是为了让他放心,我不会纠缠。 只相爱,甚至,连爱都不是。 对于他,我也许只是一次性经历而已。   想到这些,心里有小小的疼。 (责任编辑:admin)。

上一篇:形容两个人在一起简单唯美的句子
下一篇:没有了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