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诗歌范文 > 西方文学 > 正文

曾国藩的故事:晚清中兴名臣,洋务运动领袖

曾国藩的故事:晚清中兴名臣,洋务运动领袖

  曾国藩(1811年11月26日-1872年3月12日),初名子城,字伯涵,号涤生,谥文正,汉族,出生于湖南长沙府湘乡县杨树坪(现属湖南省娄底市双峰县荷叶镇)。

晚清重臣,湘军的创立者和统帅者。 清朝战略家、政治家,晚清散文湘乡派创立人。

晚清中兴四大名臣之一,官至两江总督、直隶总督、武英殿大学士,封一等毅勇侯,谥曰文正。

曾说:愚意所谓本源者,倡学而已矣。

博学如基础,今人无学,故基础不厚,进惧倾记。 愚于近人,独服曾文正,观其收拾洪杨一役,完满无缺。

使以今人易其位,其能如彼之完满乎?表达出对这位已故乡人的推崇之情。   一、秦淮怀春燕  曾国藩平了太平天国后,坐镇南京,为了复苏地方经济,听从部下建议,决定把秦淮河的旅游业恢复起来。 这十里秦淮,原是所谓六朝金粉气的销金锅,楼台画舫间,桨声灯影里,文人雅士,歌女名妓,把酒言欢,何乐不为曾国藩手下一些官员早已按捺不住,又不敢贸然行事,于是便怂恿曾国藩前去视察。   曾国藩心知肚明,顺水推舟。

首次,他碰到一个艺名为少如的艺妓。 此女色艺俱佳,且颇聪慧,求曾赐副对联,以抬高自己身价。

  曾国藩本是联对名家,区区一联,哪在话下,便拟用她的艺名少如作一嵌名联,免扫其兴。

先书上联:得少住时且少住;  歌妓一看,所写并非自己初衷。 未等曾国藩写下联,她便抢先进言,说妾愿替大人续下联,不知大人意下如何曾国藩没想到一个艺妓竟然还有文才,自然点头称好。   这个少如续写的下联是:要如何处就如何。   曾国藩见了,不觉叹服此女的良苦用心。   曾国藩公务繁杂,自对秦淮艺妓有了良好印象以后,只要得闲,总要邀几个幕僚好友去秦淮河畔,吃吃花酒,听听歌曲,以缓解一下紧张情绪。   一次,他为一来南京的友人在秦淮一酒楼设宴接风,席间请了一个名春燕的歌妓唱曲助兴。 那春燕不但姿容姣好,歌喉更有余音绕梁,三日不绝之功力,曾等一干人无不为之倾倒。

  后来,春燕为一富商纳为小妾,离开了秦淮,曾国藩再去,已是人去楼空。

曾在怅然若失间,写出了下面这副《怀春燕》的对联:  未免有情,忆酒绿灯红,一别竟伤春去了;  似曾相识,怅梁空泥落,几时重见燕归来  对联把春燕二字分别嵌入上下联,伤别,怅惘,情真意切。 从中亦可看出曾国藩的另一面:他也是人,也有普通人的七情六欲啊!  二、圣不免俗  一次曾国藩用完晚饭与几位幕僚闲谈评论当今英雄。 他说:彭玉麟、李鸿章都是大才,为我所不及。 我可自许者,只是生平不好谀耳。   一个幕僚说:各有所长,彭公威猛,人不敢欺;李公精明,人不能欺。

  曾国藩问:你们以为我怎么样  众人低首沉思,忽然走出一个管抄写的后生,他插话道:曾帅是仁德,人不忍欺。   众人听了,一齐拍手。

  曾国藩得意地说:不敢当不敢当。

  后生告退,曾氏问:此是何人  幕僚告诉他:此人是扬州人,入过学(秀才),家贫,办事还谨慎。

  曾国藩说:此人有大才,不可埋没。

  不久,曾国藩升任两江总督,派这位后生去扬州任盐运使。   老曾每每都在怵惕着谀,却挡不住无形中谀的神奇力量。

  三、曾国藩的另一面  曾国藩是清代的名相,也是个官精。 他步入仕途后,十年七迁,连跳十级,37岁就当上了二品京官,可谓一帆风顺。

但是,纵观曾国藩的一生,他常常言行不一,口是心非,戴着两副面具。

  天京攻破后,御史贾铎在京城发难,奏请朝廷命曾国藩将太平天国的金库查明,报部备拨,这是对曾氏兄弟极为凶狠的一着,使他们几乎没有招架的办法。 当时,太平天国的大量金银珠宝在幼天王等仓皇逃命的时候,是不可能全部带走的。

湘军入城后,对这些积存已抢劫一空,不可能再报部备拨了,就是少有劫余,曾氏兄弟也不愿意上缴。 但是,面对朝廷的命令,该怎么办呢曾国藩在给朝廷的奏折中说:克复老巢,而全无财货,实出微臣意计之外,亦为从来罕闻之事。 朝廷当然是不相信他的话的,但是,这时的朝廷并不愿意与曾氏兄弟的关系闹得太僵,于是在给他的廷寄中说,根据你的奏折,城中(指天京)并没有贼库,这是事实。 这样,朝廷算是给了曾氏兄弟一个体面的台阶。

  然而,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曾氏兄弟在俘获李秀成后,没有解京献俘,而是在十七天之后匆匆地将李秀成杀了。 消息传到京城,舆论大哗,都说曾氏兄弟专横跋扈,杀人灭口,使曾氏兄弟又陷入难以招架的地步。

  本来,曾国藩在六月二十三日的报捷折中还向朝廷请示,李秀成、洪仁达应否槛送京师,抑或即在金陵正法,咨请定夺。

按理,曾国藩应在朝廷定夺之后行事,但是,他没有这样做,却在七月初六放出李秀成饮宴了一番之后,便将李凌迟处死了。 把李秀成槛送京师,是当时各方面的共同意见,就是曾国藩本人也是这么认为的。 但他又为什么不等朝廷的命令而将李秀成匆匆处死了呢他给朝廷做了一番解释。

他认为,除了洪秀全之外,其余的都没有必要解送到京师,陈玉成和石达开就是现成的例子。

再者说,李秀成自知罪重,到哪里也是死,微臣担心他在途中绝食,或者逃跑,留下祸患,就与弟弟曾国荃再三商量,统一了意见,就地正法了。   曾国藩生怕这样的解释交代不了朝廷,于是在另一奏折中进一步解释说,李秀成很得民心,党羽很多,威信很高,号召力很强,如果不迅速杀掉,则贻害无穷,所以就把他杀了。   真实的情况是曾国藩害怕一旦把李秀成解送京师,李秀成的供词与自己连日来的奏折不符,这样他就犯了欺君之罪,吃不了也得兜着走了。 比如,曾国藩报捷说,破了金陵当日,杀贼十万,而当时城中连居民也不过三万多人,怎么来的十万至于天京的金库,李秀成自然是一清二楚的……想到这些情况,精明的曾国藩自然是不会把李秀成解送京师的了。   曾国藩为了保护自己,什么谎话都敢编造。 本来,朝廷在六月二十九日的谕旨中明确命令他遴派妥员,将李秀成、洪仁达押解来京。 曾国藩于七月初六收到了谕旨,而他就在当天把李秀成杀害了。

过了半个月,他才慢腾腾地于七月二十日复奏说,微臣在初十日才收到谕旨,仔细算一下,臣应该在初六日就收到谕旨了,但不知道什么原因竟迟了四日。

谕旨是由安庆转递江宁的,不知道是何处驿站出了差错。

朝廷为了利用曾国藩,虽然也下令挨站严查,最终却没有结果,只好不了了之。

  曾国藩有中兴名臣洋务运动领袖圣相近代史之父等美誉,透过这些美丽的光环,我们看到了另一个真实的曾国藩。

上一篇:牙龈炎的常见症状有哪些 日常预防牙龈炎应该怎么做
下一篇:没有了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