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诗歌范文 > 西方文学 > 正文

第43章 璇星又逢祭元节 霍杰畋猎乱岩岗 感受态细胞的制备及转化实验报告

第43章 璇星又逢祭元节 霍杰畋猎乱岩岗 感受态细胞的制备及转化实验报告

  祭元节,璇星帝国一传统节日。   这个节日,可以说得上没有特定限制的综合性节日,也就是说在这个节日没有具体到纪念某个人,供奉某一类神的讲究,完全是敬天敬地,敬亲人敬自己,因此,随着地域的划分,在祭元节这一天,人们可以以各种形式,怀着各种目的,去虔诚求福祈愿,完全随人们心意而定。 因此每家每户或者每一个小集团每一块小地域,庆祝的场景不一而足。   正因为这个节日没有繁文缛节的冗杂,也没有墨守成规的拘束,深受璇星青年一带的喜欢,毕竟在东西日益紧密的交流下不可避免地带来思想的碰撞,追求独立,宣扬个体的精神特质生根发芽,紧随其后的便是宛若清泉一般的简单自持,清新随意的生活姿态。

  文化抨撞从而引发的矛盾有其必然性,但目前为止还没有激进到两派无法融燮的地步,纵观东方大陆宏伟格局,虽小部分战乱纷繁,但就总体来讲还笼罩于一片和平安宁的氛围之中,因此每个帝国每个王国都有足够的时间也有足够的精力去试图调和,长此以往在人民心中两种精神特质各占一隅,无法明确分清彼此了。

  也就在这样一副庞大的江山背景下,璇星的早已没落至历史长河中的祭元节才得以重见天日并隐隐有发扬光大的势头。

  “明天,便是祭元节。 今年祭元节的项目由我亲自设定。

为证明我庄青年一代的骁勇,慰天告地作尚飨之祭品,皆须尔等畋猎以得,尔等可有信心?”  庄中青年已尽数如约而至,齐刷刷站在庄中心广场之上,聆听管家老李讲话。   霍杰发现,桃醴山庄中名义上的头是云中歌,可真正管事的乃管家老李。

云中歌倒真是闲云野鹤,品品茶,漫漫步,弈棋书竹,闻风吹曲,一天过得好不自在,真羡煞旁人。

  广场之上,数千年轻男女斜上方仰视站在高台上的老李,此间包括白虎镖局与李家镖局的众人。   “有!”一些年轻力壮的小伙子洪亮地回答。 对于他们来说,这明显是一次可以在异性面前出风头的机会,获得姑娘们的青睐,在他们的圈子里是一种莫大荣耀。

  “很好,我庄为此设立了奖励机制,猎物质量数量都作为参考标准,获得前十名除承载荣誉的奖章之外,更有有益于修炼的神秘物品。 ”  “或许,这并非是一场严禁的武力对抗,但绝对是智慧与经验的考验,你们可以团队合作,可以仗着人缘优势,总之,获得利益的方法千千万,不管你用什么方法,最后获得最大利益的,便是此次的冠军。

”  老李的话无异于为众人挑了一条明路,也就是此次狩猎考验虽然武力仍不可或缺,但已起不了决定性作用,尤其是在此武艺上没有盛秀于林之木的地方。

  明白了这一点,身怀不俗武艺想出风头的年轻人们或多或少有些失落,一件事物一旦不那么纯粹与严谨,那么便缺少了必要的最值得倚仗的可以吹嘘一番的权威。

  但这样的设定也有其必然的益处,当今世风,投机本来就是成功的一大因素,会投机懂投机也是一门学问,所以借这机会来锻炼锻炼年轻一代也是不错的选择。

  夜幕降临,数十大鸟准备就绪。

这种大鸟名唤“墨云雀”,因其翅宽体后,能耐辛劳,擅长跋涉,所以常用于长途代步。

  数千人早已在尽数坐在墨云雀的背上,灯笼泛着朦胧的光,勉勉强强可以给予足够的亮光。

  “乱岩岗,此行目的地。

”老李道用特殊道具,将声音扩大数倍,以确保所有人都可以听到。

  乱岩岗,三字一出,人群想起一片窃窃私语。 霍杰和镖局成员站在一起,镖局成员以往行镖时穿越断天山脉时都是走康庄大道匆忙而行,那茂密的山林地带谁敢触足?更甭说有所了解。

  “乱岩岗是恶隼山的地盘,恶隼山可是那一带出了名的一大势力啊。 ”  “是啊是啊,听说他们对自己的地盘就像对自己儿子一样,很护犊啊。 ”  “对啊,这样一个臭名昭著的势力咋庄怎么就定下去那儿了。

”  四周一片嘈杂,大多是谈论恶隼山的恶迹,间接指向了同一个中心思想,乱花岗颇为危险。   霍杰闭目养神,脑海之中,一行行金字走马灯般逐次浮现。 他细心感受,心思通明,整个人仿佛都融入字里行间。 此刻,他的世界,只剩下一片茫茫的感受,和几句复沓的口诀。   良久,灵光忽有乍现,可却如田间袅袅炊烟,无形无状,亦幻亦真,纵使再努力也难以握住。 霍杰只得悠悠转醒,长舒一口气,眸中橙色若刀锋乍寒,悄然而逝,只是他的变化他自己却是不知。

  “感受经脉,怎么就这么难呢。 也是,习武之道并非努力便可建功,悟性也是极为终于的。

否则,世间便不会有无奈,世间便不足以成为世间。 ”霍杰自言自语。   “习武之人,果然都不简单啊。

”  自昨日夜间睡梦中起,霍杰毫无预兆地记住了用一竹简记载的内容。 突然多出来了记忆任谁也疑窦丛生,可毫无违和感又让霍杰心安不少,想来想去只能归咎于星主的传承。

  星汉永辉,这部功法的名字。

霍杰用心去浏览它时,其之浩瀚,深深吸引着他。 可时至此时,他按照上面的记载来训练,可对这星之力感觉依旧很模糊。   “看来只能静待契机了,强求不得。

”  老李没有管下面的嘈杂,只是轻轻对身边人挥手示意,接着,一声长啸冲天而起,数十只大鸟蒲扇翅膀,强劲的气流吹动着草木瑟瑟,伴随着起飞之势。

  “霍杰,你说我们镖局的实力低微,会不会有事啊,还有,他们什么时候能放我们走啊。

”  “他们的目的达到了,自然没有留住我们的理由。 ”  “他们有什么目的啊?”  “除了那押运的货物,你觉得还有其他可能么。

”霍杰压低声音道。

  “啊,什么货物能让好几波人争来抢去啊。 你说我也是倒霉,就冲着蓝镖头芳名远播的容貌来饱眼福的,怎么就遇上这摊事呢。

”  霍杰好笑地看了眼那人的哭丧脸,轻轻摇了摇头。

上一篇:西风残照音尘绝最新章节,西风残照音尘绝小说下载 情感分析师行业前景
下一篇:没有了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