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诗歌范文 > 西方文学 > 正文

爱你是我的罪顾泽凯,宋七月

  二十三、单身挺好,碰到喜欢的人可以名正言顺地心动。  二十四、有一种单身,只是为了等待一个人,等那一个该等的人。

  白露枣儿两头红。  白露打枣,秋分卸梨。  白露打核桃,霜降摘柿子。

爱你是我的罪顾泽凯,宋七月

《爱你是我的罪》是由网络大神京七创作的都市类小说,此书的主角是顾泽凯宋七月,故事内容写的精彩绝伦,作者文笔细腻,宋七月爱顾泽凯,整整十年,而顾泽凯接近宋七月只是为了报复她爸爸,想要她生不如死。

精彩章节她在监狱里面,居然用跟人睡觉来做赌资,她为什么要告诉他!宋七月挂了电话。

顾泽凯,你也难受了吗?十年,就算养只猫养只狗都不可能没有感情吧?就算你是演戏,入戏太久,你会不会把自己也当做剧中人?只是,我再也不是当年的宋七月。

我们之间,两清了。 你再还我一个孩子,我们就两清了。

顾泽凯整个人栽倒在沙发里面,这个女人疯了,她现在开口闭口都是钱,如果他不给她,她就要去找别的男人。

只要有钱的男人,任何一个,她不会管那个男人是谁。

心脏被拧得很难受。

十年,宋七月15岁走进他设的圈套,对他爱慕,18岁上了他的床,从此跟着他,他心里一直觉得宋七月只有他一个男人,就算分手了,也没有想过她会有别人。

可如今,她不但有了别人,她的男女关系还混乱不堪,她因为不能顺利找到合适的工作,她开始出卖肉体。

她不但卖,她还要告诉他。 顾泽凯等着电话响起,等着那个下贱到无底线的女人打电话给他,可是盯着电话很久,屏幕上除了垃圾短信和广告闪动,什么也没有。

顾泽凯深呼吸,电话号码回拨了过去,电话半天都无人接听,一排衬衣扣已经解开,露出肌肉精健的身材。

咽下唾沫的声音都是紧张,背上的汗还在冒,宋七月为了钱出去找男人的画面感太强,听筒里传来一声“喂”,顾泽凯心里一块石头突然落地。 “在哪儿?”“正要出门。 ”出门?!顾泽凯握紧拳头,“到我家来。 ”“可我跟别人已经约好了。

”刚刚约好了要见医生,宋七月得去一趟医院。 顾泽凯闭上眼睛,“我劝你最好马上过来,不然等我把你揪出来的时候,可没什么好果子吃!”宋七月惹不起顾泽凯,挂了电话,只能跟医生约到次日上午,打车去了顾泽凯的别墅。 看到宋七月,顾泽凯拍了拍沙发,“坐过来。

”支票递到宋七月的手上,“这是这一个月的钱,以后每天晚上过来,记住一点,上我床的期间,保持身体干净。

”宋七月做出欣喜的样子抢过支票,吧唧吧唧亲了支票几口,怕顾泽凯反悔似的装进包里,“放心,我收了老板的钱,就一定不会跟别的男人乱来的,这一个月我保证每天洗得干干净净的伺候老板。 ”宋七月是真的有点高兴,如此,她不用挖空心思想怀孕的事儿。 多做些时日,总会怀上吧?顾泽凯站起来,点了一支烟,宋七月从头至尾不提她的父亲,更不提他们的恩怨,那样平静自然。

越是如此,他越是觉得这种感觉让他心里极不舒服。

洗好澡出来,顾泽凯看见宋七月拿出一板药片吃,拿过来一看,妈富隆长期避孕药。 他深呼吸,宋七月已经换上了他的睡衣,她走过来,勾着他的脖子开始吻他的喉结,“收了你的钱,不能让你戴套的,我自己吃药,免得让你吃亏。

”顾泽凯狠狠一把掐住女人臀,“你他妈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贱了?”“什么时候你不知道吗?我一直这么贱啊,从十八岁开始,不是吗?”她吻他,嬉笑着。 顾泽凯却笑不出来,他只能将她摁在床上,抵死贯穿她,他像是得了失心疯似的,一巴掌一巴掌打在她的屁股上,“你他妈睡了多少男人!啊?睡了多少!”每每这时候,宋七月都只是笑而不语,用更风骚的律动来回答顾泽凯的问题。

顾泽凯知道,这一个月,宋七月都是他的人,他想怎么睡她都可以,这一个月,他付了钱,她为他服务,也好,他们之间的关系,仅仅是交易。 这一个月过去,宋七月是人是鬼,都和他没有半点关系。

他不会再像今天这样躁动不安了。

上一篇:爱你如霜胜雪叶黎陌,叶晓米
下一篇:爱你温暖如初——记太平镇奶孙三俩曾坚难的活着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