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诗歌范文 > 西方文学 > 正文

“缘起天涯,情定珠海”——下一站依然爱你(图)

“缘起天涯,情定珠海”——下一站依然爱你(图)

  凌晨凋零的木棉花犹如心疼的你  文/缠绕夜色  前言:大朵的木棉花就在我面前砸下来,掷地有声。

。 。 。 。 。   时常会觉得自己是孤独的,任何一种繁华过后也势必会走入落寂。 很久之前,会用我是多情的也是善感的,这样的字句来表述自己,似乎唯有如此才能感知一种灵动存在。

然而,时光划过天际,居然连最后一丝明媚都来得如此漫长。

于是,在这个初春的凌晨,黑寂的空旷之中,唯有我独自的行走,再一次将自己容身在孤独中,才能唤醒内心那一份曾经有过的柔软触摸。   身在他乡为孤客,行走在五点时分,只有路灯下的影影绰绰随风摇曳,偶尔疾驰过的出租车,让我深切体会着什么是擦肩而过,原来,竟然是如此决绝与背道而驰,亦如往昔,你,我,曾经有过的姿态。

从入驻的酒店沿着前一天已经走过一遍的怡乐路行走,正如同那些错落在时光中的我们,总是试图去回忆往日一样,也总是试图在这种回忆中,寻找一些安全感,经历过的人和事,曾经走过的路,身旁的风景会随着岁月的流逝,变得愈发地模糊,而那些走过足迹的脚印,就是开启我们回忆之锁的钥匙吧。

那些遇见就不再错过的誓言,原来,只不过是种传说。

。 。

。 。 。

  沉静的凌晨,暗黑的街道,孤独的行者。

咚。 是什么?当另一只花朵砸落下来,发出了同样掷地有声的砸地声音,心,就跟着疼了起来。 。

。

。 。 。

  木棉花在广州是最常见的花木,那嫣红的大朵花,用一种饱满的姿态,似乎从绽放到凋零,始终保持着这种姿态。

我仰望路灯下依然显现出傲骨的这棵木棉树,满树的花枝构成了遮天的一片红。 然而,颔首将视线定格在那星星点点散布在周边的凋落花朵时,有一种想哭的悸动无论如何抵挡不住。 它们,依然保有着那种饱满的姿态,你看不到有一丝的枯萎摸样,但是,它们却真真切切的离开了属于绽放的位置,用尽了最后全部的力气,重重地砸向地面。 也许,只有如我这样的夜行人,在如此落寞的境遇中,来品读它们,来犹怜这一只只呻吟的红花。   遇见,就不再错过。

她在蓊郁韶荫,快意恩仇年华遇到他;他们的感情芳馥茂盛,悱恻绵长。 这就是下一站依然爱你的情愫,同样,也是许给自己下一世的诺。

就如同这至死都依然绽放最美姿态的木棉花,请让我在最美的年华中,遇到你。

就如同春日的凌晨五点钟,我会遇见这些让我心疼的木棉花。 。

。 。

。 。

上一篇:中国四大民间故事之孟姜女哭长城
下一篇:没有了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