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诗歌范文 > 西方文学 > 正文

宋鲁郑:国民党的输和共产党的赢

宋鲁郑:国民党的输和共产党的赢

马英九一个并不适合政治的书生,却被台湾民主推向大位,结果某种程度上可以讲,他坏了台湾,而台湾的民主也坏了他。

国民党赢,两岸会绑的更紧,融合地更快。

民进党赢,台湾会衰败地更加迅速。 惨败!空前的惨败!选前最悲观的预言者都想不到国民党居然是毁灭性惨败,输到只剩下空空的总统府。 这样的系统性大溃败,原因只能有一个:马英九和国民党执政的失败。 什么权贵、亲中、世代、公民觉醒诸如此类并无多少意义。 如果还不知道台湾百姓对国民党多么失望和厌恶,看看这个惊心动魄的结果就一清二楚。

很令人不解的是,国民党是尝过丢失政权的苦涩味道的,怎么重新执政后就如此快的旧态复萌?不仅执政无能,这一次选举持续近一年,何以这么长的时间里对民意毫无感知,毫无回应?就算临阵磨枪,也是应该有效果的,而非要等到再度被选民抛弃才如梦方醒?反观中国共产党,并没有政党竞争,何以就有如此大的压力和动力进行变革,对民意迅速回应?美国皮尤公司多年连续多次做的民意调查,中共的支持率都高达80%以上。

而今天的马英九只有9%,当年的陈水扁只有18%。 这其中的道理或许非本篇文章所能综述,但至少,在一个民主社会没有做到的事情,中共做到了。 这可以解释大陆的成功,也同样可以解释大陆为什么不会发生什么之春和什么革命。

大选结束后,许多媒体认为这是民众对国民党的教训。

只是,政党轮替式的教训都不起作用,今天九合一选举惨败就会起作用吗?2005年,民进党在县市长选举中惨败,就和今天的国民党一样。

随后的三年,陈水扁是有所改变还是变本加厉?依我本人看,今天国民党的败选,不过是重蹈民进党的覆辙。 再过九年,重蹈覆辙的恐怕又将是民进党。 许多蓝营的朋友认为,马英九最大的失败在于一上台,面对如此高的支持率,没有迅速的修改教科书,没有改变台独色彩的论述,结果校园里培养的都是民进党意识形态的认同者。 现在终于吃到苦果。 我们不知道究竟是马英九没有看到教科书的严重性,还是自负地认为自己的支持率会越来越高,以后可以有更好的机会来处理,但他一直以来无所作为却是真的。 反观大陆新一代领导人上台以后,立即紧抓意识形态,迅速扭转了意识形态混乱的状态。

两相对照,水平和能力高低立判。

这次选举,台北和台中是标志性地方。

只要这两城不输,国民党就算赢了。

然而,最终不仅输而且是大输对方20万票以上。

台中输的原因很简单,胡志强已经三任了,选民早就厌倦。

但国民党却一直无法培养出新一代人才。 或者说在台湾这种民主社会,人才要出头只有等待老一代人才败选。 如此人才更替,其代价未免过于高昂。

再看看大陆,定期换人不换党的模式下,以有组织有意识地培养为手段,一代代人才交替辉映。 至于台北的连胜文,被批评是权贵、亲中、好事占尽、受国民党拖累,可是这些因素没有一个涉及到领导人的能力。 然而,选举本意是选出优秀的人才治国,但在台湾,却演变成政治正确高于才能,早已失去选举的本意。 虽然连胜文和柯文哲都没有管理一级政府的经验,但连胜文毕竟是政治世家,耳濡目染,而且他还做过国民党的中常委,更重要的是,他主导的悠悠卡迅速遍及台湾各大城市,也算是能力的体现。 他和大陆的良好关系也有利于台北市的发展。

柯文哲则完全仅仅有医师的经历和政治素人的新鲜感,其市政能力完全不可知。

仅就能力而言,连胜文实是胜过柯文哲。

由此看来,台湾民主化时代要么选出腐败的陈水扁,要么选出无能的马英九,就毫不奇怪了。

假如一个社会不以能力论英雄,你怎么能期待选出优秀的领导人呢?那么,花费巨大经济和社会成本进行的选举意义又何在呢?或许四年之后,台北百姓就会后悔自己的选择。 就像今天的法国如此后悔选出无能的奥朗德。 选举过后,最关心的莫过于两岸关系。

应该说这个选举结果将会冻结两岸经贸关系的深化,服贸、货贸更不可能通过。

至于大陆,对这个结果还是早有预判的,选举前的香港占中清场就是一例,早清晚清都不会改变选举结果。

而此前,国台办官员也一直和柯文哲保持接触。

现在柯文哲当选,在2016年前,双方会保持稳定。 柯文哲要学习和投身市政,不会轻易碰政治话题。 大陆也会对之礼遇,尽量让他在2016年的大选中保持中立。 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国民党的惨败,是国家主席习近平执政以来遇到的第一个真正的重大挑战。

以本人预测,这次选举将推动新一代领导班子对台政策的出台。

十八大以后,反腐、经济下滑、东海、南海以及香港占中,令台湾事务退居二线。

现在,一场选举令台湾立即突出出来。

从中国两个百年战略角度出发,以2021为时间表,大陆会和台湾某种程度摊牌,划定统一时间表。

时间表的底线将在2049年建国一百周年前实现统一。 不管政策如何调整,但目标应该是如此。 考虑到国民党2016败选的可能性大增,到时摊牌的对象将是民进党,想必那时举国上下都不会手软、心软。

选举过后,国民党内生态将发生巨变。 反马派会团结起来逼宫,目前的指标性事件就是,虽然党章规定总统是当然党主席,但马英九已经宣布周三辞职。

新的党主席,未必对王金平关说案感兴趣,王金平也会平安着陆。

对于马英九而言,其政治生命事实上已经终结。 剩下的一年多任期,他唯一能做的就是帮助选出2016大选候选人。

可叹的是,马英九一个并不适合政治的书生,却被台湾民主推向大位,结果某种程度上可以讲,他坏了台湾,而台湾的民主也坏了他。 正如我此前在台大座谈会上所讲的,国民党赢,两岸会绑的更紧,融合地更快。

民进党赢,台湾会衰败地更加迅速。

试想,国民党都拼不了经济,民进党怎么能成功呢?所以说,国民党的输,映照的恰是中国共产党的赢。

责任编辑:齐鲁青观察者网。

上一篇:香港大学生:宁夏的实习生活丰富多彩
下一篇:没有了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