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诗歌范文 > 西方文学 > 正文

第1088章 第一宴至尊剑皇最新章节

第1088章 第一宴至尊剑皇最新章节

嗡!秦墨腰间的颤动起来,锵得一声,便是出鞘,其剑身中间闪烁一道金色印记,产生一股极强的吸力。 .竟是在光点即将射入秦墨身躯时,将之率先吸收进去。 顿时,这道金色印记起了变化,其剑印闪烁不定,其剑柄位置,竟是出现一个鼎形的图案。 “这是怎么回事?!”秦墨、银澄目瞪口呆,他们自是知道这金色印记的由来,乃是当初,铸造时,那神秘剑者打入其中,用以镇压中的剑器之灵。

因为当初,刚铸造出来时,秦墨的修为尚浅,根本无法驾驭一把地级神剑。 之后,随着修为飞提升,自是不会有这样的问题。 秦墨也渐渐不在意,佩剑中的金剑印记的事情,想不到在此时,却突然出现这样的变故。 “这是……”奕铭风则是动容,目光闪动,似是认出这剑印的作用。

片刻,这样的吸收就已经完成,一阵颤动,落在秦墨手中。 一股滚烫的感觉,从剑柄中传出,使得秦墨的掌心一阵灼痛,差点拿捏不住佩剑。

摊开手掌,秦墨则是看到,掌心位置出现一个灼伤图案,竟是剑柄为鼎形的剑印。

隐隐的,秦墨感到自身与的联系,竟是增进了许多,有种难以分割的感觉。 “原来,那位早就在你的佩剑中,打入了这种铸剑印。

也好,省得我再耗费一番手脚,不久之后,你小子的佩剑就能开炉重铸了。 ”奕铭风这般说着,环顾周围,冷哼一声,猛地挥袖,周围霍然涌现无数七彩翎光,朝着四面八方狂射而去。 偌大的宫殿立时被洞穿,迅塌陷毁灭,而秦墨等的身影,则是被一圈圈阵纹笼罩,隐匿于虚空中,消失不见。

在遁入虚空前,秦墨再看了一眼这座宫殿,心中有着唏嘘,随着这座宫殿的毁灭,栾皇一脉在镇天国的痕迹,则是彻底被抹去了。 谁又能想到,昔日竟是生了这么多变故,才促成了镇天国的建立,也致使如今的局面出现。 前世,秦墨也曾来到皇都,在皇宫废墟前唏嘘许久,那时的他又怎能想到,事实的真相竟是如此,远比想象的要残酷、复杂的多。 现在,这一切,终是结束了…………翌日。 从清晨开始,整个皇都就陷入一片喧闹之中,皇都各大势力的大门洞开,一列列车队疾驰而出。

这些车队无比豪华,且车厢中散的气息如山似海,显然车中都是了不得的强者。

而在皇都一角,十大战城的临时军营驻地,也是一列列骑兵狂奔而出,明盔重甲,其铠甲在阳光下反射出一圈圈的弧光。

大地轰轰震动,从清晨开始,就颤动个不停,似乎整个皇都都要掀飞起来。 大街小巷,无数人驻足观望,热切的议论着,人群都明白今日将生无比重大的事情。

镇天楼夜宴,在这场宴会上,将决定镇天国未来的走势,将确定镇天国的共主,到底是皇都各大势力轮流担当,还是以十大战城为。

“今夜之宴,堪称是镇天国有史以来,最盛大的宴会,也不为过吧?”“不错。 一宴定山河,镇天楼这一场晚宴,将开启镇天国的一个新时代。 ”“十大战城固然势大,但是,皇都各大势力的底蕴也丝毫不弱,甚至还要强上一些,今夜的宴会结果如何,实是不好说。 ”街头巷尾,人群议论不已,却是难以得出一个准确的预测。

诚然,皇都的居民希望,能由皇都各大势力轮流执掌镇天国,但是,如今的十大战城挟铲除栾皇一脉之势,其声威之盛,乃是一股难以撼动的力量。

当然,并不是说皇都各大势力没有机会,以底蕴而言,皇都的一些门阀比栾皇一脉还要悠久。 比如,太鳄门,鸣凤楼、窦家等,底蕴皆是深不可测,皆有着极为可怕的底牌。 除此之外,皇都神都卫营的三大帅,在这次战乱中,也很聪明的没有掺合进去,保存了足够的实力。 皇都的门阀势力,再加上神都卫营的三营,若是齐心协力,就算比不上如今十大战城的声势,也绝不会逊色太多,依然是相持的局面。

种种的忧虑,在皇都人群中滋生,若是皇都、战城两方谈判失败,那接下来无疑会爆无边的战乱,这是无数人不愿看到的。 不过,许多明眼人则很乐观,皇都各大势力与十大战城之间,本就没有化不开的仇怨,两边爆大战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正午时分。

皇都三景之一的镇天楼,门外已是车水马龙,一列列车队飞驰而至,各大势力的脑纷纷提前赶至。

轰隆隆……远处的大道上,十大战城的骑兵队也是蹄声如雷,相继赶到。 镇天楼门外,太鳄门门主,鸣凤楼楼主等皇都大佬,都是伫立门口,亲自接待十大战城的将领到来。 至于神都卫营的三大帅,则是等待在中厅,凡是进来的十大战城将领,无论军职大小,神都卫营的统帅、副帅都是亲热上前,拥抱问好,如同是对待兄弟一样。

这样的阵势,使得十大战城的将领皆是瞠目,原本想要借题挥,趁机大闹一场的想法,都是无法施行出来。

所谓伸手不打笑脸人,何况十大战城与皇都各大势力之间,一直就谈不上什么仇怨。

就算是昔日,神都卫营与十大战城之间,有着不小的摩擦,现在神都卫三营的统帅亲自出面接待,也是让十大战城的将领们作不得。

“哼!这群老狐狸,还真的放得下身段。 ”远处,北城、西城的骑兵队疾驰而至,看着镇天楼门口的阵仗,为的百里烟眼眸眯起,眸子了浮现点点冷意。

“若论玩弄这些怀柔手段,我们十大战城的将士们确实要逊色很多,与皇都这些门阀势力,根本不在一个层面上。

”旁边,简月玑也是面无表情,秀眉微微颦起。

这两个绝色女子,一个是铁血统帅,一个是帅门之后,对于这种手段最是不喜。

但却又无可奈何,不得不承认,已经有许多将领的心思生了动摇。 此时,四周所有的目光都投注过来,落在百里烟、简月玑身上,在镇天楼大门处,太鳄门门主,鸣凤楼楼主则是眼睛一亮,笑容满面,双双迎了过来。 “一公一母的老狐狸!”百里烟、简月玑心中暗骂,却也是无可奈何,双双下马迎了上去。 “哈哈哈……,百里副帅,月玑,老夫再次恭候多时了啊!”太鳄门门主半秃的头顶铮亮,透着缕缕红光,脸上充满了惊喜,迎了过来。

“我家媚君早盼着你们过来,快进来,一起好好聚一聚。 ”鸣凤楼楼主凤目蕴笑,如同看待亲生女儿一样,注视着两女。

面对这样亲热的迎接,又是在众目睽睽之下,百里烟、简月玑只能露出一丝笑容,任凭鸣凤楼楼主牵着往里走。 周围,人群皆是围了上来,一双双目光追随着两女的倩影,充斥着倾慕、痴狂之色。

此次战乱结束后,百里烟、简月玑的名气之盛,几乎快要赶上十大统帅。 一个是用兵如神的绝色神将,一个是刀道如神的西翎刀姬,两女如今几乎成了北城、西城的两块招牌,也隐隐代表了十大战城。

现在,百里烟、简月玑的到来,立时掀起了镇天楼周围的一阵欢呼,无数人涌了过来,希望目睹这两位传奇绝色的真颜。

镇天楼中,凤媚君伫立在那里,袖子里的玉手捏得紧紧,指甲已是扣入掌心中,却是毫无所觉。 (本章完)。

上一篇:电视剧《如果,爱》 开播 田岷遇上张柏芝醋意大发
下一篇:没有了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