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诗歌范文 > 西方文学 > 正文

宋缔第一千七百一十六章尤为天和

宋缔第一千七百一十六章尤为天和

眼看着自己的骑兵身陷重围,迎面而来的是契丹人的巨盾,张舟做出了令姜时兴吃惊的举动,全军向前推进,号令即止!    随着节奏极强的鼓声敲响,宋军的军阵开始向前缓慢移动,虽然速度不快,却有雷霆万钧之势,如同一座大山向契丹人的军队压去。     姜时兴拉着张舟的胳膊指着契丹人的火炮道:“将军不能再向前了,再向前咱们就要遭受契丹石之厉,却无反制之法,如何是好?”    张舟并不为所动,而是不断的询问亲兵:“还有多远?还有多远?”    亲兵死死的盯着契丹人的前军,目不转睛的道:“快了将军,还有五步!”    待五步之后,张舟以最快的速度挥手,鼓声立止,宋军的军阵也停了下来,张舟转身吼道:“飞火弹!”    木质的小车快速从军中冲到前军,轰动一声,契丹人的火炮发出怒吼,铁质的弹丸砸在宋军阵前几步的距离,这发炮弹也是契丹人火炮的最远射程,五百步……    长舒一口气,姜时兴浑身的紧张为之一松,此时才拉着张舟向后走去:“这是作甚?!”    张舟指了指帮着厚厚铁桶的小车道:“嘿!这东西是军械司与格物院联手做的飞火弹,能把炸药抛射二百八十步的距离,威力惊人!”    随着张舟的话,姜时兴向阵前的小车望去,这些小车木质的轱辘上架着一个铁桶,铁桶外围还包裹了一圈结结实实的铁条,铁桶也比一般人家用的铁桶厚上了不少,难道这东西有多大威力不成?    相比火炮,这飞火弹车的样子倒是差不多,可这也太过粗制滥造了,唯一出彩的地方就是能把攻城的烈性炸药抛射出去,这可是强于火药弹数倍的火器。     指了指铁桶,姜时兴好奇的问到:“这东西的威力如何?”    张舟拍了拍他的肩膀道:“据格物院的匠人说,这东西威力惊人,桶有多粗,口径就有多大!巨大的炸药能产生的一种叫……哦!叫爆炸冲击的东西来,所过之处,堡寨,人马都会被炸飞。 ”    “如此惊人?”    “公一看便知!”    随着张舟的话,飞火弹的士兵已经把炸药包放进了铁桶之中,这些炸药包可比姜时兴之前见到过的攻城炸药要大得多,足有小磨盘的大小。     不用说,这些炸药的威力一定比攻城的要大得多!    嘭…………轰咚…………    随着一声闷响,以及转瞬即至的巨响,一阵热浪扑面而来,即便是早有准备,可姜时兴依旧是被眼前的景象吓呆了,忍不住向后退了一步。     “这……这……有违天和……”    烈性炸药的威力本就是黑火药的数倍,几十个烈性炸药包在空中或是地面炸开,爆炸力惊人,但这些还不是全部,所到之处即便是躲在举盾之后的契丹人也被震死。     强大的冲击力如同天神一击,别说是宋军大阵,便是契丹军阵以及巨母城都能感受到这股类似地震般的震撼。     前军之中的契丹人几乎七窍流血的倒在地上,原本宛如城墙一般的巨盾也瞬间七零八落,有些被炸碎的木盾甚至如神兵利器一般,插在地上或是契丹人的身体中。     惨叫声,哀嚎声在爆炸过后便出现,但他们距离爆炸之地的距离可不算近,这些人都是被爆炸所产生的冲击波震伤耳朵的。     契丹的前军已经不能看了,巨盾城墙已经完全消失,契丹人哭喊着向四周逃散,许多袍泽在吐血的同时也吐出了内脏,一块块的令人胆寒。     没有了巨盾的防护,大宋的火枪又成为战场的主宰,轻易的射杀契丹人的士兵,整个契丹前军瞬间崩溃,所有人都在逃命,都在向巨母城涌去。     这样的混乱也给了宋军骑兵撤退的机会,他们以最快的速度砍杀出一个缺口,逃命的契丹人也不傻,他们是逃命的,怎么会用身体去阻挡凶猛的大宋骑兵?    待这些骑兵回营之后,张舟便见好就收,让军队继续向后撤了一段距离,这才开始轻点人数,但结果却让他心中滴血。

    两千多人的骑兵出去,回来的只有不到一千人,契丹人这次是疯了一般要剿灭他们,若不是及时支援,一个也别想回来。     可这样的场景在捺哲尔眼中却是那么的不可思议,在他看来这些宋军骑兵定然是有去无回了,那么多契丹骑兵的围剿,即便是与三头六臂也别想杀出重围,耗就把他们耗死了,可谁知居然被宋人突出重围。

    尤其是刚刚的飞火弹,威力太过惊人,惊天动地,宛若雷霆,何人敢触其锋芒?    大宋军中的一切都在给他增加信心,塔塔尔部也应该追随一位新的强者了,何况也能从中获得好处?!    天色逐渐暗淡下去,巨母城陷入了一种紧张的气氛之中,即便是城外只有四万宋军,可给他么造成的压力不必十万大军要来的小。     尤其是那些伤兵回到城中之后,更是描述宋军火器的可怕,威力惊人不说,死像还极其惨烈,不少人是被生生震死的,还有一些人回城之后就疯了,见到什么都害怕。

    有些人觉得宋军这是施了妖法,否则怎么会让人傻掉,疯掉?!    毕世杰看着眼前躺在地上用白布盖着的契丹骑士以及他的战马,向边上的仵作点了点头,于是仵作便开始当着他的面解刨起来。

    此人看似完好无损,只不过脸上的表情充满惊恐,脉搏和呼吸也都没有了,显然是死透了。

    现在军中传言宋军会妖法,可让人疯癫而死,或是如眼前这具尸体一般瞬间断了生机,而要想知道他到底怎么死掉的,便要通过仵作的手段来查看。     “啊!怎会如此?!”    随着仵作的话毕世杰抬头望去,瞬间就用袖中的帕子捂住了嘴,但胃中依然是一阵翻腾,这人看着外面没有什么,只不过是眼睛充血的厉害而已,可通过仵作的开膛破肚,这才发现此人的内里已经成了一团浆糊。

    鲜红的内脏就像是搅碎了的寒瓜一样,不知是什么东西混杂在一起,细碎细碎!    毕世杰忍住呕吐的**冷声开口道:“此事不得传出!简直是骇人听闻,骇人听闻!”    ……………………。

上一篇:【科学网】“一带一路”地学青年网络在京成立
下一篇:没有了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