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诗歌范文 > 西方文学 > 正文

游客遇“680元港澳三天纯玩团”:不买东西不让走

游客遇“680元港澳三天纯玩团”:不买东西不让走

  又是一年暑假时,旅游再迎高峰期。 各旅行社在此时纷纷推出名目繁多的旅游套餐,其中不乏一些看似价格极低的低价游甚至是“零元游”。

这些所谓的低价游真的是物美价廉吗游客低价游的过程中,是否还会遇到暗藏的消费陷阱游客该如何避开这些布有雷区的低价游  广东省消委会联合新快报推出新闻专题《揭秘低价游的猫腻》,揭开那些暗藏的消费陷阱。   诱惑  工作人员半夜送协议三天“纯玩团”只要680元  广州消费者汪先生想趁着嫂子从东北来到广州之际,夫妻俩陪嫂子一同去香港和澳门旅游一圈。

他通过一张海报中的联系方式联系上“中国国际旅行社”。

该旅行社工作人员晚上12时登门带去了协议。 汪先生没有细看协议内容。 从海报内容中,他得知对方公司推出了一个“港澳三天精华游”的旅游套餐。

  这个套餐下又有两个选择,豪华团380元,纯玩团680元。 汪先生选择了后者,他告诉记者:“我也不想去购物,他告诉我680元的套餐就是纯玩,不会有购物。

”6月28日,一行三人就踏上了旅途。

  购物  保安把守商店唯一出入口买完东西才能从商店里出去  到了香港后的第二天,这个“纯玩团”就开始暴露其本质了。

汪先生一行人被带到了一家彩金店,并被导游告知要购物。

  汪先生向记者讲述了当时的经过:“带到彩金店后,有销售员推销,导游跟我们说‘不买就不让走了’。

”汪先生还注意到,“彩金店的门被关了,门口有人把守。

”  起初,他执意不购物。 “我本来报的就是纯玩团,这些东西我不需要啊。

后来另一个人来跟我好好说话,我心想算了,就买了一个1000多元的小吊坠。 ”  新快报记者同时采访了另两名也在此团中的游客。 一名女性游客姓王,东北人,和其母亲一起参团。

她参团的价格更低,每个人550元。 “我头一回抱团旅游,不知道这当中会发生什么。

”  她告诉记者,进彩金店的时候,导游告诉他们,就呆两个小时。

“结果都3个小时了,因为还有人没有购物,所以大家都没有离开。 ”见僵持不下,身边还有个老母亲,她挑了一个觉得自己能用得上的——一枚钻戒,总共12000多元。   另一名男性游客,山西太原人,姓郝,在广州报名了这个旅行团。

他是这个团中两个没有消费中的一个。 由于他没有消费,该团在彩金店中愣是呆了接近4个小时。 郝先生告诉记者,“我脾气比较倔,我跟他们说,我知道你们这当中的利益,但别让我买。

”  上述王女士告诉记者,从彩金店出来后,导游和同团的游客说,“他单身,没有钱,大家都帮助他,不然谁都走不了。

”  另一名没有消费的是一名女性,王女士告诉记者,导游告诉他们要购物才能走后,那名女性当场严厉拒绝。 “后来,她被导游带到了门外,之后的行程中就没见过她了。

”  当天,旅行团还被带到多个购物点进行消费,其中包括一家巧克力店。

“旅游团中有老人家,还有患有糖尿病的,怎么能吃巧克力”王女士告诉记者,这时大家都有一些气愤,几乎所有人都没有买巧克力。

  7月1日,旅游团来到澳门。 游客再次被关在一家商家里,被要求购物,商店里可销售的商品包括化妆品、药品等。 上述汪先生向记者展示了他在现场拍摄的一段视频,视频内容中有身着制服的人员在门口站岗,门是关闭状态。 汪先生告诉记者:“这个保安把守商店唯一出入口,之前的购物店都是这样,只有大家买完东西才能从店里出去。 ”  服务  行程中很多服务都缩水  进赌场都要收费200元  汪先生向记者提供了他与旅行社签订的旅游合同。

合同中的“特别说明”一栏明确讲明了“吃住景点门票全包”。 但实际上,旅游过程中,汪先生还是花了额外的钱。   首先,上述受访者都认为,从香港往澳门的过关费不应该由游客来承担。

郝先生认为,当初说好的行程中不会有其它费用。

“在将要过关的时候,导游在车上向每个人收取了200元,不交就下车。

”  再者,旅游团来到澳门的威尼斯人赌场时,导游向团内游客又收取了200元。 郝先生表示不服,“说好景点全包的,怎么又要收钱”。

郝先生回忆,“那个导游说,广州那边没有把这笔钱给我们,你们可以先交了之后,再向广州那边申请退款。

”  郝先生转头问广州这边起先对接的旅行社工作人员,得到的回复是“我们这边没收,再说,你也可以不进威尼斯。 ”  除了旅游过程中增加的额外费用,郝先生表示,一日三餐变成了一日两餐。 “导游告诉我们,早餐和午餐合并。 还有早上的餐点只有一个面包和一瓶乳酸菌饮料。 面包不大,吃不饱。

”  按照行程,旅游的第三天,旅游团应该在澳门入住酒店。 郝先生说,当天旅游团就被送回到珠海市,此后又在乳胶产品店、纺织用品店、玉石店进行了购物。 在这期间,游客在一间摆满凳子的房间里,听工作人员讲解如何挑选相关产品等内容。

用王女士的话说,她感觉“进了传销一样”。

  郝先生统计梳理了预定的行程和实际的行程,预计能游玩25个景点,但实际上只去到了16个景点。   维权  导游所作所为等于“强制消费”  一名游客昨天已报警  王女士的第一次组团出行遇到了连环糟心事,让她感觉“水还是太深”。 在这一趟旅游的过程中,她和其母亲只用了1100元报团,结果旅游结束后却总共花了47000多元用来购物。   汪先生在报团的时候,刻意没有挑选380元的“豪华套餐”,而是挑了更贵的“纯玩团”。

但旅游过程中,他向团内其他游客了解到,“那些交380元的人和我的安排是一模一样的。

”他还遇到一件让他感觉哭笑不得的事。

“导游告诉我身上不能携带过多的烟,我将一条烟交给了导游,导游说过后还给他。 当我回到家里,打问起这件事情的时候,他跟我说‘烟被我抽完了’。 ”  郝先生事后向旅行社索要,结果迟迟等不到对方回复。 他认为,虽然自己没有在旅游过程中消费,但是导游的一系列作为,让他感觉到就是在“强制消费”。 “不消费不让走,这不是强制消费是什么很多人都是听到这些话才消费的。 ”昨日,郝先生告诉记者,他已经拨打110向广州警方报了案。   来源:新快报。

上一篇:鹏华中证移动互联网指数分级证券投资基金2018年年度报告
下一篇:没有了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