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诗歌范文 > 西方文学 > 正文

昔日流动儿童考上哈佛:不折叠的“蒲公英”

  上学的人梦见开车撞了别人的车,意味着理科成绩较着,要有信心再努力。

    C、与资优教育有关者如珠算、心算。  D、棒球队。  钢琴或小提琴班-你应该知道,学习这种技艺,是需要高超的技巧,及相当的耐力毅力的,你大概希望你的另一半拥有高尚的气质及精致细密的技艺和心思,除了音乐家外,从事精密手术的医师也可能是你理想的对象。

昔日流动儿童考上哈佛:不折叠的“蒲公英”

图为蒲公英中学的师生们正准备在校区栽种树苗高海英摄  正是午休时间,教学楼外充满欢声笑语,成群的老师和同学正在齐心协力运石头挖树坑,准备把一棵棵树苗栽种到楼前。

蒲公英即将迎来从环境到心灵,再一次生机勃勃的迭代更新。   在宽敞明亮的新图书馆里,记者和远在美国的段孟宇进行了远程视频连线,听她讲述自己的故事——图为蒲公英中学毕业生段孟宇在美国接受视频采访高海英摄  段孟宇出生在河南周口一个特别小的村庄里,全村不足200户人家。

她从小跟爷爷奶奶一起在这里生活,在村庄的小学里读书。 父母在北京打工,她和弟弟留守老家,只有在过年时和暑假里,才会到北京跟爸爸妈妈团聚几天。 2006年,在北京打拼了几年的父母决定让她和弟弟留在身边,并且在离家不远的一所民办学校入读小学。

对于在外务工的家庭来说,这个决定并不容易。 当时,段孟宇的父亲做麻辣烫的小生意,母亲在饭店打工,这样的工作让他们根本没时间来照顾孩子,并且在城里生活和读书也意味着在经济上更大的支出和负担。 在当时,父母最大的梦想就是拼尽全力能让家里出来个大学生。

  蒲公英中心的校长郑洪曾经在哈佛大学求学,毕业回国之后投身于公益事业。 更为重要的是,这所学校,一年的学费只有680元。 直到今天,蒲公英中学的学费一直保持不变。

2008年,通过亲戚得知蒲公英招生的消息,段孟宇的父母马上就让她来到这所学校上学。   第一次在心里种下哈佛的种子,是一次既偶然又必然的机会。

每年,蒲公英中学都会有来自世界各国的志愿者在这所学校进行志愿服务,其中,哈佛大学的学生组织利用春假时间从波士顿到蒲公英中学合作交流,已经有十年的时间。 这些来自不同国家、不同文化背景的志愿者为段孟宇打开了一个从未有过的思路,让她看到原来世界那么大,外面还有那么多的大学。

要继续读书,探索世界的梦想种子在段孟宇的心中就这样悄悄埋下。   段孟宇说,蒲公英中学最大的与众不同之处,是从创始之初就坚持的教育公平和优质教育合一的教育理念。

郑洪校长坚持把接受合格优质教育的权力还给流动儿童,这也是蒲公英中学一直能够吸引很多老师、国内外的志愿者、捐方和社会各方爱心人士的地方。   在学校,她并不是一个“学霸”,但是当时的班主任老师曾一直鼓励她要发挥英语特长,去报考世界联合学院(UnitedWorldColleges,UWC)。

段孟宇说:“我所遇见的所有的蒲公英中学的老师们,都一直在用自己的默默行动和无私付出诠释着‘深度陪伴’和‘不放弃每一个学生’的含义。

他们对学生的爱、鼓励和启发,让我有勇气去继续追求自己的梦想。 ”  2013年夏天,段孟宇去柬埔寨偏远山村的一所小学支教。 在柬埔寨的支教过程中,她想到了在蒲公英中学时外国志愿者给他们上课的情景。 “看到那些孩子,我想起更多的是曾经的我。 面对身份的转变,我不停问自己,这几周的短期支教到底能给这些孩子的生活和教育带来什么改变呢?支教结束时,我深深感到自己做的太少了。 前段时间碰巧翻出我对这段柬埔寨支教经历的反思,忽然发现正是这次经历,让我第一次萌发了想将来从事与教育和国际发展相关事业的想法。 ”段孟宇说。

  段孟宇觉得自己是一个特别幸运的人。

2008年春季她进入蒲公英中学,就读于定向资助家庭条件特别困难的“郭氏班”。 两年后段孟宇申请UWC并被录取。 在爱心人士的资助下,段孟宇赴英国UWC学习两年。

2015年,段孟宇从UWC毕业,获得戴维斯奖学金后前往美国路德学院(LutherCollege)求学。 毕业后,段孟宇一边工作一边申请硕士学习机会,在今年,收到了哈佛大学的录取通知书,即将于8月入学。 就在接受记者采访的当天,爱心人士程婷宣布资助段孟宇在哈佛的学费。 程婷表示:“在55岁生日时我做出捐助孟宇的决定,这是我的缘分,感恩能有这个机会!”  在感叹自己真的很幸运的同时,段孟宇也坦言:“中国超过一亿留守和流动儿童中,不乏比我天资更好更努力的人。

如果他们得到和我一样的教育机会,我坚信他们也一定可以做出很多精彩的事情。

”  据了解,迄今蒲公英中学已经培育了两千多名学生,其中超过80%的毕业生继续进入高中、职高就读,并且有八位毕业生获得全额奖学金在美国大学深造。 图为蒲公英中学里学生们为解决矛盾画的生命树高海英摄  在郑洪校长看来,段孟宇的资质、条件和大部分的蒲公英学生没什么区别,之所以能一路“开挂”走到哈佛,郑洪校长认为:性格比成绩更重要,段孟宇并不是“尖子生”,但是她的个性沉稳,“心里总能惦记着别人”;良好的沟通能力和开放的学习态度;勇敢面对挑战的心理素质;还有乐观的父母以及亲密的家庭关系,这些都滋养着段孟宇的成长。

  印度哲学家克里希穆提说过:“真正的教育,是帮助个体变得成熟和自由,使其在爱和良善中尽情绽放。

”大多数蒲公英中学的孩子,入校时成绩都不太好,有些甚至有了厌学情绪。

郑洪校长认为,首先就是要让这些孩子们从对生活的茫然中找到生活的信心,点燃对于未来的希望。 郑洪校长说,“教育就是应该引导孩子们进入一种兴致勃勃往前走的状态”,蒲公英就是从需要出发,激发孩子们的兴趣,有兴趣就有机会,机会让每个孩子心中的天地更广。

  在蒲公英的学生里有这样一句话:“进蒲公英时,我只想做一个好学生,离开蒲公英时,我希望做个好人。

”郑洪校长笑称蒲公英中学是“一群不完美的人领着另一群不完美的人靠近完美”。 在教育这条路上,她希望“一个都不能少”,教育公平和优质教育合一,让每一个孩子找到最好的自己。   在蒲公英中学的微信公号上,有一组由老师和同学们写的文章,标题就是:《爱无折叠》。

+1。

上一篇:昔忆流年最新章节,昔忆流年小说下载
下一篇:昔日的经典之作三星Galaxy S8,你用过吗?看用过这款手机的网友这么说。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