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诗歌范文 > 西方文学 > 正文

相逢秋月满,更值夜萤飞:王绩《秋夜喜遇王处士》赏析

相逢秋月满,更值夜萤飞:王绩《秋夜喜遇王处士》赏析

《秋夜喜遇王处士》是隋末唐初人王绩创作的一首五言绝句。

诗的头两句北场芸藿罢,东皋刈黍归主要写诗人在耕作一天之后的晚归途中,与王处士相遇;后两句相逢秋月满,更值夜萤飞描写与好友相遇时的自然景色。 这首诗艺术特色是:以情驭景,以景托情。 秋夜喜遇王处士王绩北场芸藿罢,东皋刈黍归。 相逢秋月满,更值夜萤飞。 赏析:王绩一生郁郁不得志,两次归隐直至终老。 《秋夜喜遇王处士》这首诗,就是反映他归隐生活的一个侧面。 处士,古代对隐居民间而有方法之人的敬称。

诗的头两句主要写诗人在耕作一天之后的晚归途中,与王处士相遇。 诗人引不为五斗米折腰的陶渊明为同调,归隐后也从事农耕。 兆场、东皋二词表示其劳作地。 芸藿、刈黍分别指给豆除草和割谷子等具体的农活。 地点和农事活动的变化,暗含着自然风光的不断转换,给诗人视野中增添了流动美感的愉悦。

美景与丰收的喜悦相交织,使诗情显得怡然有致。 在这样的时刻遇见志趣相投的朋友,心情自是轻快欢悦,这两句平平叙述,没有任何刻画渲染,平淡到几乎不见有诗,但正是在这种随意平淡的语调和舒缓从容的节奏中,透露出诗人对田园生活的习惯和一片萧散自得、悠闲自如的情趣。 王绩归隐的生活条件是优裕的,参加芸藿、刈黍一类田间劳动,在他不过是田园生活一种轻松愉快的点缀。 这种生活所造成的心境的和谐平衡,正是下两句所描绘的秋夜喜遇情景的背景与条件。 三、四两句相逢秋月满,更值夜萤飞,描写与好友相遇时的自然景色秋月圆若白玉盘,高悬夜空,皎洁的月光洒在小路之上,田野上的流萤,也提着无数盏小灯笼在两人周围飞来飞去,映得一路星星点点,别有一番情趣。

它们的出现,给这宁静安闲的山村秋夜增添了流动的意致和欣然的生意,使它不致显得单调与冷寂,同时,这局部的流动变幻又反过来更衬出了整个秋夜山村的宁静安恬。

这里,对两人相遇的场面没有作任何正面描写,也没有一笔正写喜字,但透过这幅由溶溶明月、点点流萤所组成的山村秋夜画图,借助于相逢、更值这些感情色彩浓郁的词语的点染,诗人那种沉醉于眼前美好景色中的快意微醺,那种心境与环境契合无间的舒适安恬,以及共对如此良夜幽景的两位朋友别有会心的微笑和得意忘言的情景,都已经鲜明地呈现在读者面前了。 以情驭景,以景托情,是这首诗突出的艺术特色。

诗中选取北场、东皋、秋月、夜萤这不同方位的四景对诗人逢友的兴奋心情进行点染,但每景又都饱含着诗人喜悦的情愫。

前两句描绘在满载劳动的喜悦中与好友相逢的场景,有喜上加喜的意味蕴含其中。 后两句写天公作美,友人得团聚,以喜庆之景来烘托遇友之喜,使境界弥漫着一种欢快的氛围。 由于善于调动场景以映衬心境,因此,诗人没有喜字,而其喜情却从字里行间中跃然纸上了。

这首诗歌语言质朴无华,清新自然,摆脱了六朝的绮靡诗风在唐初诗坛独树一帜。

上一篇:李白《下终南山过斛斯山人宿置酒》:却顾所来径,苍苍横翠微
下一篇:没有了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