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诗歌范文 > 西方文学 > 正文

有梦就有方向周记作文

有梦就有方向周记作文

最初对位置的认识是从老屋开始的,老屋里的灶台、水缸、米桶以及碗筷、扫帚等的摆放都有个固定的空间。

本文向您介绍有关《有梦就有方向》的内容老屋处在村中最热闹的地界,旁边是小店和生产队间。 最吸引我的是门口的一大块空地,供童年的我们跳橡皮筋和丢手帕之类的游戏。

也因为这个原因,我通常只要呆在屋里,我的小伙伴们便从四面八方向我靠拢过来。

学校的操场不大,有几处草在顽强地生长着,我做广播操时,脚下刚好有一棵舒展着叶片的小草,这成了我特有的位置。 为了这个美好的位置,我没做好过一节标准的操。

在抬脚、伸腿、跳跃之际,我总时刻关注着它的命运。

我的大脑中储存了不少的字词,差不多有500页新华字典,但没有任何一个字比得上我对“多”字的深刻怀念。

“多”字是在学完“日月水火土”后出现的。

在田字格中,学写这个字时,老师说我是全班写的最好的一个,这句话已让我记住半辈子了。 现在想来,可能有的人写的太扁了,以致成了左右结构;有的人写的太长了,一脚挤出了格子;而我就是因为把这个“多”字写在了恰当好处的位置上了。 自此后画画也顺理成章地成了我的强项。

把各部分在一张白纸上均衡地呈现出来,那是件多么美妙的事啊。

那时的图画课不像现在讲究创新和想象,所以我几乎临摹遍了整本图画书及语文课本的插图,到了如痴如醉的地步。 我甚至以为成为一名书画家离我一步之遥。

不只是写字画画需要位置,就连作文课上,老师讲的最多的也是有关位置的问题。 比方说题目写在行的中间,开头空两格,还有怎样摆好一个又一个不显眼的标点符号。

中国人都是善于玩符号游戏的高手,同一句话,符号一变,意思就有天壤之别。

其实,刚开始时,我也是稀里糊涂用上的。 老师说有的同学用的全是逗号,就结尾来个句号;有的同学干脆从头到尾没见标点的踪影;运用的比较好的竟然还是我。

我想标标点跟喝水一个道理,总不能一个劲地灌,至少要停顿一下,做一个咽的动作后,才可以继续喝下去。

而且说我作文内容也写得不错,还作了范文朗读。

我记得当时写的是外婆,其中有一处细节是这样写的:平时我走路时,总喜欢往水坑里踩,一路玩着水花的,自从穿上了外婆做的新布鞋后,我是绕着或跳过水坑了。

好几个字不会写,注了拼音。 那时我简直比作家出了一本书似的高兴。

但可怕的是我开始做起了文学梦。 有梦就有方向,但我是个方向感极差的人。

上体育课时常常分不清左右,反应总比别人慢半拍,好在也能熟能生巧,终于跟上了节拍。 但在去年学汽车驾驶时,教练对方向盘操作上的专用术语是“打、回”。

他喊“打”时,我回了,他叫“回”时,我又打了。 看着汽车的尾部离地面的白线越离越开或靠近的出线,教练目瞪口呆。 我无奈的下车,恳求教练:“你能不能喊左右啊?”教练差点晕了过去。 方向带给我的挫折感还表现在我人生的第一次测视力中,其实我的视力一点也没有问题,1。 5绝对以上。 当我看见视力表上各种倒的、侧的“山”字,于是我按照写字的笔顺来划了,刚好与正确的方向截然相反。 老师一脸的惊诧:“你到底看没看见?”我意识到我错了,当我犯错的时候,我通常选择了沉默。 所以老师肯定不知道还有一个8岁的孩子测视力时是用一种写笔顺的方法划的。 “为爱好多心转惑”,经过了这么多年,我始终是晃荡着半瓶子不到的水的样子。

在不知不觉中我已经成了下山的猴子,捡了玉米又丢了西瓜。 所有的梦都还在彼岸。 但聊以自慰的是我的生活曾用书画的形式来装饰,也曾用文字的方式来述说,所以我以为其实无论有没有往哪个方向出发,或一直徘徊在途中,这已无关紧要。 站的位置,朝的方向人生重要的不是所站的位置,而是所朝的方向。

所以:当你能飞的时候就一定要飞,当你能梦的时候就一定要追。

上一篇:有梦就有希望(共10篇)
下一篇:没有了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