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诗歌范文 > 西方文学 > 正文

非遗与人文图典:古人消夏图

	非遗与人文图典:古人消夏图

时值高温,热气难耐,我又不愿意吹空调,索性就读古画,看看古人是如何度过炎夏的。 纳凉有助消解夏季的烦躁,可以做一专辑,且不管它,待有时间再说。 古代社会没有冰箱、空调、电扇一类家用电器,面对炎夏,聪明的古人想出了各种法子来消夏避暑。

题图“槐阴消夏图”为宋人小品,现藏故宫博物院。 图中绘一高士盛夏时赤足而卧于绿槐浓阴下,坦胸露腹,闭目养神,那怡然自得的神情,榻侧边有雪景寒林图屏风,条案上罗列香炉、蜡台及书卷什物。 这幅画很美,画面飘逸柔美,气韵优雅,人物和背景勾勒细致,烘染细腻,画家观察细致,功底深厚,可惜对于这幅画的作者是谁,已经无从考证了。

张萱工于人物仕女,特点明显,此图中人物描绘舒悦从容,细而不腻,线描精致,赋色妍雅。 百度上有人评论说:“唯人物略嫌清瘦与唐代美女标准不类,恐为后世高手所绘。

”因没有考证过,对此,我就没有发言权了。

元刘贯道《梦蝶图》元刘贯道《消夏图》  元代刘贯道的“梦蝶图”,据说原画已经流传至美国。 此图取材于“庄周梦蝶”的典故,将此场景置于炎夏树荫。 童子抵树根而眠,庄周坦胸仰卧石榻,鼾声醉人,其上一对蝴蝶翩然而乐,点明画题。 笔法细利削劲,晕染有致,虽略似画家的《消夏图》,但其人物面貌、神情、衣纹及木石器物法与《消夏图》颇异,且文献著录中不见此画,故是否为刘氏所作尚存疑问。   还是元人刘贯道作品的“消夏图”,画中人物,露胸赤足卧于榻上纳凉,其手执麈尾,双眉微锁,嘴唇紧闭,仿佛正在凝思。 从他的衣着神态来看,应是超逸高士,有人推测其为阮咸。 榻侧有一方桌,桌子与榻相接处,斜置乐器。

榻后置屏风,屏中所绘一老者坐于榻上,一小童侍立于侧,另有两人在对面的桌旁似在煮茶。 屏风之中又画一山水屏风。

画中有画的重屏样式,为五代以来画家惯用手法,颇具趣味性。 清代的金廷标《莲塘纳凉图》写唐杜甫五律《陪诸贵公子丈八沟携妓纳凉晚际遇雨》二首之一的诗意。

原诗句有“竹深留客处,荷净纳凉时。 公子调冰水,佳人雪藕丝”两联句,图中景物与诗意相结合。 金廷标,生卒年不详,字士揆,乌程人。

画家金鸿之子,乾隆中供奉内廷,善画山水、人物、佛像,尤工白描,画风工细。

皇帝南巡,金廷标恭画《白描罗汉图》,龙颜大悦,命入画院伺侯。 《石渠宝芨》著录了他81幅作品。 任伯年一生以吴昌硕本人为题材的绘画有8幅,其中《棕阴纳凉图》《蕉阴纳凉图》所绘,皆盛夏情形。 《棕阴纳凉图》中的吴昌硕,袒胸赤足,依书琴而侧卧,隐逸萧散,丰神别具,设色腴丽,俗情雅意。 上有跋文二,其一曰:“脱衣箕坐摇大扇,第一人闲逭暑方。

却怪少陵不晓事,簿书堆里去追凉。 老椶一株高出群,粗根大叶苍然筋。 老夫拟共树底坐,闲看天边飞热云。 束带发狂欲大叫,簿书何急来相仍。 少陵莒热诗也。

丁亥夏,炎蒸特甚,适苦铁道人自申江归,出任君伯年画行看子见视,神情酷肖,尤妙在清风徐徐从纸上生,顿觉心肺一爽,如服清凉散,技至此可谓神矣。 ”其二曰:“人生堕地为裸虫,衣冠桎梏缠其躬。 安得解脱大自在,放浪形骸了无碍。

可怜十丈嚣尘黄,大酒肥肉徒颠狂。

铁也铮铮独奇绝,匈储冰雪团文彰。 苍蝇声吅凡几辈,标榜空余三尺喙。 画角緢头丑态多,安得望君之项背。 有时苦吟还攅眉,佳句当从天外来。 有时学书还画肚,不慕时荣但妮古。

奇书不展琴罢弹,解衣独坐成殷桓。 触垫喜无褦襶客,幕天席地心肠宽。 平生自抱烟赮质,萧疏况味清凉室。 敢将皮相目先生,不羁之士无垢佛。

”“携杖来追柳外凉,画桥南畔倚胡床。

月明船笛参差起,风定池莲自在香。

”“老夫拟共树底坐,闲看天边飞热云。

”诗句更是道出了老夫的心情,当此盛夏的夜晚,读古人消夏图,仿佛阵阵凉风吹来,令人心旷神怡。 古画中的消夏图明钱毂《竹亭对棋图》“清凉殿、龙皮帘”民国陆小曼(画)、徐志摩(题)消夏图。

上一篇: 小户型厨房 橱柜巧设计空间更开阔
下一篇:没有了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