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诗歌范文 > 西方文学 > 正文

第2401章 凶末世异形主宰最新章节

第2401章 凶末世异形主宰最新章节

莫迪看似有些激动的发言,云海清楚他的想法。

艾米丽的主意,不失是个好计划。

正如她所说的一样,如果“本源体”已经远离了“虫族”所在的河系,又或者因为其它的原因它彻底地隐藏了起来,那么“异形联盟远征军”这一趟很有可能就是白来了。 但是这个计划太危险了,原本还想隐匿的“异形联盟远征军”暴露在“虫族”视线前,接下来毫无疑问会是无休止的惨战,直至一方溃逃甚至灭绝。

这根本不是云海的计划,他来这里只是想尝试一下能不能做一个“渔翁”。 云海的想法,也是“超级智囊团”更多成员的想法。

当艾米丽试图推翻原定计划的时候,莫迪显然担心云海怦然心动被她说服改变原定计划,却是迫不及待地站了出来。 “我从来没有否认和质疑过原定计划,只是我觉得我们其实可以做的更好。

”“如果连一个虫洞都守不住,如果连从虫族河系涌过来的虫潮都解决不了,导师还有大家,你们谁来告诉我,我们还有什么底气和勇气去虫族的河系去作战?”面对自己的导师,艾米丽也是坚守己见,非但没有客气反而是咄咄逼人地反问道。

“主宰,在这次行动当中,你有没有想过本源体还没找到,我们已经和虫族率先打起来了?”不等莫迪再说什么,艾米丽话锋一转却是看向了云海。 点了点头,这会心思有些乱的云海没有吭声,却是肯定地回应了艾米丽。 “导师,你有没有想到过这一点?”艾米丽又看向了身边的莫迪。 莫迪点点头,说道:“我是这么想过,但被动和主动是两个概念,我们可能被动地去面对虫族,但如果换成我们主动,整件事情的性质就完全不同了。 艾米丽,你要清楚,这里的战舰和异形,已经是我们异形联盟一半以上的力量了。 ”他这么一说,那些还在思索、沉默着的人们顿时议论纷纷。 “是啊,这不是一次侦察任务,我们出动的是数千亿艘战舰和上万亿的异形。 ”“谨慎一些,再谨慎一些。 同样数量的虫子,虫族损失得起,本源体也损失得起,我们损失不起。 ”“没错,我们的计划原本不是这样的。

”“虫族没那么好对付,我们更谨慎更警惕一些,都未必能讨到便宜,你这样冒失,那会让我们承受更大的损失。 ”“我还是赞成原来的计划,我们可以派出一部分战舰去接近虫洞,再根据实际情况变通。

”……………………不同于以往的会议,因为无论是盖棺定论的艾米丽或者莫迪发表意见,总会有人支持的,但这一次完全不同,当更多的人开始说话时,云海听到的完全就是清一色的反对。 “在面对强大而恐怖的事物时,最先占据我们意识的永远都是恐惧,还有它的孪生兄弟怯懦。 ”“我不知道,是你们没有想到关键,还是不愿意去面对。

”成为了众矢之的,艾米丽却仍旧镇定,依旧气场十足。

她的目光在不同的脸庞上移动着,那种说不清是鄙视还是失望的眼神,任是谁在跟她对视时都不会舒服。 “上千亿的战舰,它们拥有强悍的机动力和无比精准的攻击。 ”“上万亿的异形,它们根本不知道什么畏惧,它们只想知道敌人在哪里,却不会在乎它们的数量。 ”“如果这样的异形联盟远征军,甚至不敢去扼守一个虫洞,甚至不敢直面虫族,哪怕在本源文明牵制的现在。

”“你们光想着怎样才能避免和虫族正面作战,怎么才能逃避。

”“可你们想过没有,虫族不会按照我们的意愿行事,如果它们突然出现在我们的河系呢?无边的虫潮冲进我们的星域、星球呢?”“该打,就得打。 ”“上千亿的战舰,上万亿的异形,我就不信智能微观文明和异形配合,我们这些选拔出来的精英出谋划策,这样的异形联盟远征军还不敢直面虫族?”艾米丽越说越是大声,气势更甚的她,说话的功夫完全就是霸气十足。 “我不是针对某一个人,我只是想告诉大家,在座的所有人都是垃圾!”不知怎么地,云海脑海中就泛起了在“地球”时曾经很流行的一句话。 只是在瞬间的反应过来,自己也是在座的所有人中的一位时,云海的表情有些不自然起来。

不仅是他的表情有些不自然,“会议室”中更多的人也是一样。

“说的好!”“就该这么办!”这时,突然一个声音响了起来。

同时,“会议室”的无声地滑开,云月迈步走了进来。

脸上带着邪性的笑容,明显有些兴奋的云月走到艾米丽身边,伸手在她肩膀上拍了拍,随后又翘起了大拇指。

“我觉得她的主意很好。 ”“不,不是很好,而是非常棒!”走到云海身边,云月并没有坐下去,而是扫视着众人。 “我能猜出你们的想法,能避免直面虫族最好,等上一段时间,如果没有本源体的消息,我们回去就是了。

”“这样一来,异形联盟保存了实力,你们也会觉得和平与安全又会持续很长时间。 ”“记住一点,我们需要的是你们的智慧,不是你们的小心思,更不是你们的花花肠子。

”“怎么做才能更好的达到目的,怎么做才能给异形联盟谋取更大的利益,怎么做才能完成我们的计划。

”“你们只需要告诉我们,你们想出来的主意。 ”“至于该怎么做,那是我们的事情。 ”“如果因为怯懦和恐惧,你们隐瞒了真实的想法。 ”“因为担心被毁灭,你们试图将一个更直接更有效的计划直接否决。

”“你们觉得,这个样子下去,我们还需要你们吗?”利剑似的目光在一个个面庞上扫视着,云月面带凶色,她的声音中满是寒意。

“你误会了,这么说有些言重,其实他们不是否决,而是质疑。 ”“这也是主宰的本意,智囊团成员有权利和义务对任何人提出的任何提议、计划予以怀疑及否决,这也是我们的责任。 ”云月冰冷的声音,便是艾米丽都吓了一跳。

却还不等其他人犹豫要不要分辨,艾米丽自己连忙解释起来。

上一篇:高考作文试题猜想—半命题作文“智”
下一篇:没有了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