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诗歌范文 > 西方文学 > 正文

荒唐的张灵甫杀妻案:张灵甫残忍亲手杀妻的真相 – 半山散文吧

荒唐的张灵甫杀妻案:张灵甫残忍亲手杀妻的真相 – 半山散文吧

  导读:第二任妻子名叫吴海兰,是张灵甫1934年在四川广元驻防时,经人介绍认识的。 吴海兰人年轻漂亮,又知书达理,张灵甫十分喜爱。

两人很快坠入爱河,不久便结了婚。

  张灵甫,陕西西安大东乡人,早年曾在胡宗南手下当团长。

他从黄埔军校毕业后,仕途上春风得意,步步高升,由排长而连长、营长,很快就当上了团长。   尽管张灵甫的官运亨通,但他并非事事称心如意。 在婚姻问题上,他就经历了不少的曲折与风险。

  张灵甫的第一次婚姻是由父母包办的。 对原配夫人邢琼英,张灵甫很不满意。 他当官后,一直把妻子撂在老家,自己则在外面“停妻另娶”。

  第二任妻子名叫吴海兰,是张灵甫1934年在四川广元驻防时,经人介绍认识的。 吴海兰人年轻漂亮,又知书达理,张灵甫十分喜爱。

两人很快坠入爱河,不久便结了婚。   吴海兰性情温柔贤淑,对张灵甫的照顾体贴无微不至,还能陪他外出交际,同事们都夸他娶了一位好太太。

  张灵甫当时在胡宗南的第一军当团长,部队长年在外“追剿”红军,东奔西走,漂泊不定。

为了行动方便,上峰规定军官家属一律安置在西安。   一天,一位同事兼同乡的团长从西安探亲回营,张灵甫向他打听妻子吴海兰的情况。

那位团长见他那焦急的样子,就故意跟他开玩笑,打趣地说:“啊呀,老兄,说出来你可不要生气呀。 你的太太嘛,一次我看见她打扮得花枝招展,身边还有一个年轻人,西装革履,两个人可亲热呢!你要是不放心,快去西安看看吧!”  张灵甫生来个性内向,脾气暴躁。

他一听此言,顿时火冒三丈,心想,我堂堂男子汉大丈夫,哪能戴上“绿帽子”,让人家在背后指指戳戳!他决定马上请假回西安找吴海兰“算账”。

  久别胜新婚。

吴海兰见丈夫回家,热情相待,嘘寒问暖,极尽为妻之道。

张灵甫却一脸冷摸,越看越觉得妻子是虚情假意。 他心生一计,对吴海兰说:“父母上了年纪,一直没见过你,我想带你回家看看他们。

”吴海兰不知是计,就随丈夫回到了乡下老家。

见过父母后,张灵甫对吴海兰说:“你看农村里的韭菜多新鲜,我很久没吃韭菜包饺子了,你到菜地去割点韭菜,给我包一顿饺子尝尝。

”  对张灵甫一向唯命是从的吴海兰,哪里想到丈夫会对自己下毒手。 她拿起镰刀、菜篮,高高兴兴地来到了屋后的菜园地。 屋外寒风凛冽,吴海兰揉了揉冻得通红的脸庞,一边朝手上哈气,。

边朝跟在她后面的张灵甫抛了个媚眼,蹲下去准备割韭菜。 张灵甫脸上的肌肉抽搐了一下,似笑非笑,突然眼露凶光,从腰间拔出早已准备好的小手枪,对着昊海兰的后脑勺猛然扣动了扳机。

“呼”的一声枪响,花容玉貌的吴海兰顿时血流满地,玉损香消。 她一直到死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就这样成了屈死的冤魂。   张灵甫枪杀妻子后,连尸体也不收拾掩埋,便返回了部队。

  “团长枪毙老婆”的消息不胫而走,很快传遍了大东乡,又迅速传到了仅30里之遥的西安城。 经报纸报道后,又很快传遍全国,一时间闹得沸沸扬扬。 凶讯传到四川广元,吴海兰的家人岂肯善罢甘休。 吴的哥哥立即赶到西安,向法院状告张灵甫,要求严惩杀妻凶手,以慰妹妹亡灵。   法院看状告的是一位团长,就回复说:军人犯罪,应由军事法庭审理,本院无权过问。 吴海兰的家人又向社会各界呼吁,要求主持公道,给予声援。   当时,张学良正驻守西安任西北“剿总”总司令,夫人于凤至在西安妇女协会挂了一个名誉职务。 有人帮助吴海兰的哥哥将状子转递到了于凤至的手中。

生性耿直又仗义执言的于凤至了解到“团长杀妻案”的来龙去脉后,愤怒斥责张灵甫绝情寡义,手段残忍。 她要求张学良务必对张灵甫严加惩办。

  张学良听后,把双手一摊,苦笑着摇摇头,说:“中央军的事,我是鞭长莫及呀!”于凤至见张学良不愿处理这桩案件,就说:“那好,我就把信转到宋美龄那里去。

请她伸张正义,维护我们妇女的合法权益!”  因蒋介石和张学良是结拜兄弟,于凤至和宋美龄也以姊妹相称,关系融洽。

听于凤至一说,宋美龄也对吴海兰的冤死深表同情,便向蒋介石票报了此事。 蒋介石一听,大为恼怒,立即命令胡宗南将张灵甫撤职查办,押送南京。

  王玉龄与张灵甫(最后一任妻子)  胡宗南接电后,立即召见了张灵甫,训斥说:“你如此轻率浮躁,鲁莽行事,既有负于党国栽培,又断送了自己的前程,真是愚蠢至极!”张灵甫很不服气,他把脖子一梗,振振有词地申辩道:“叫我当王八乌龟,戴绿帽子,我才不得干!”胡宗南叹了一口气,说:“你呀,真是一个糊涂虫,空长了个脑袋。 人家是一句玩笑话,你竟当成了真。 哪有这码子事嘛!”张灵甫一听,这才恍然大悟,不由捶胸顿足。   胡宗南想到张灵甫轻信人言,犯下重罪,又念及他多年来征战有功,心生怜悯地说:“我虽然有心帮你,但事情闹大了,委员长发了火,我也爱莫能助。

你自己去南京,向委员长负荆请罪吧!”  没有人押送,张灵甫一个人匆匆忙忙上路去南京受罚。

当时没有直达火车,张灵甫风尘仆仆地辗转洛阳、郑州、徐州,很快就把盘缠花光了。 进退维谷之时,他心头突生一计,向旅馆老板借了点钱,买来纸笔墨砚,赶写了十几张条幅,挂到街头叫卖。 凭着一手好字,张灵甫终于凑足路费,到了南京。   张灵甫到了南京后,上书蒋介石要求当面说清“杀妻”的缘由。 蒋介石心里有气,哪里把他放在眼里,于是下了一道口谕,将张灵甫关人“模范监狱”,判处10年徒刑。   仅凭蒋介石一道口谕,不经法院判决,就要张灵甫坐牢10年,监狱感到很是为难。

但老蒋的“御旨”又不得不执行,不得已,监狱对张灵甫不予收监,让他住进监狱的招待所了事。

  张灵甫原准备银档人狱,没想到会受到如此优待。 他老老实实住了下来,整日里除了吃饭、睡觉,就是练字。 昔日的黄埔校友在南京当官的不少,纷纷前来探望,或赠物,或赠钱,张灵甫就以一书法回赠。

时间长了,向他索取书法的人越来越多,润笔之资也颇为丰厚。

一时间,张灵甫书写的招牌、店名在南京街头多处可见。   一桩轰动古城西安的“杀妻案”,使张灵甫得以在“模范监狱”这个特殊的地方修身养性,他暴躁的脾气从此也有所改变。   “七七”卢沟桥事变爆发后,国民党政府下了一道命令,所有服刑官兵,除“政治犯”外,一律调服军役,戴罪立功,并保留原先军衔。 张灵甫因此而离开了“模范监狱”招待所,走上抗日前线。

  一桩轰动一时的“团长杀妻案”,到此就烟消云散,不了了之。

上一篇:优美的爱情句子,诗经中优美的爱情句子
下一篇:没有了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