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诗歌范文 > 西方文学 > 正文

《上仙》第一卷 人世苦第1章 这里有一只

《上仙》第一卷 人世苦第1章 这里有一只

“摇光……你一定要……”迷雾之中,有人轻声呼唤,声声悲戚,让人断肠。 沈商卿却猛地从树枝上坐起,她轻拭额头薄汗,大口喘着粗气。 奇怪的梦境自她成年后就三五不时出现,每每都是满目血红跟“摇光”二字。 开始的时候她也好奇,可后来花样不变就没了什么兴趣。 她跳下树一望,对前路迷茫后路不见的情景倍感无奈。 在这强者为尊的修真界,她出现在玄音谷可谓掀起了层层波澜。 有人说她单凭一副好皮囊勾搭了司空掌门,必定是个当炉鼎的。 可炉鼎也得有作用不是,没几日她灵根全无资质没有的本质就暴露了,玄音谷众人也越发蹬鼻子上脸,两天一小闹,三天一大闹。 这不,把她给闹进禁林了。

沈商卿早知没有师命不能入林,但当时情急也没想太多。

只是她在这儿都呆了近一个时辰也不见有人来寻,说实话还真担心他们会让她自生自灭。 “我还没活够呢……”沈商卿嘴里嘟囔着,掏出罗盘四下指了指,两手一甩大喇喇朝北边走去。 就这么走了近一盏茶的功夫,她突然停下来。

手边的草丛“虚弱”地耷拉着,察觉到有人靠近,甚至在害怕地“发抖”。

一阵悉悉率率中似有什么东西一闪而过,惊得沈商卿疾步后退,却在靠上背后树杆时,手上传来一股凉意。

五指白皙,片片艳红流连指尖。 是血。

不过却是夹杂着星点蓝色的血。

沈商卿的心猛地提起来。

玄音谷的禁林有禁制,有人闯入就会即刻开启。 在这种情况下除了长老出面外别无他法,照此来看,有人跟她同一时间入了禁林,且还在这儿受了伤。 可哪个正常人身上会流蓝色的血?沈商卿不认为是哪个不长眼的玄音谷弟子,但正因如此,她才更觉得麻烦。 她俯身观察四周,见面前只剩左右两条路。 左边那条看似平静但尽是血迹,右边那条虽气氛阴沉可干干净净,几乎不用再想,她转身就往右边走。

人都是有趋利避害的本能,像她这种惜命的人更是如此。 只是这右路越走越让她不安,直到她停在终点处,见不远处的石台上摆放着一块长相奇丑的石头。 在看到这石头的时候沈商卿心里一震,不知为何竟觉得这石头正撒欢儿似的冲她招手让她过去。 鬼使神差般地上前,当指尖触上石壁,一抹奇异的五色光流连在她指尖。 “摇光,你一定要……”那只有在梦里才会出现的声音竟然在此刻出现在她耳边,模模糊糊中,伴随着对方不停轻唤的“摇光”二字,一道铃铛声“叮铃叮铃”响起,直到……一根树枝突然伸出点在了沈商卿肩头。

沈商卿差点闪了腰,匆忙回身防备,却在瞥见来人模样时动作一缓。

是个男人,但显然不是一般的男人。 他冷面肃然,黑发如墨松松扎在脑后,鼻梁挺拔,剑眉飞扬,双眼的位置被一条锦缎所遮,白色清透,青竹点缀。 他身上的金袍隐约带血,丝丝血腥气自周身散发。

四边阴暗褪去,让他整个人看起来似乎正在发光。

沈商卿一看这架势,这模样,这打扮,这气势,活脱脱就是个**啊!那**虽看不见,手中树枝还是十分准确迅速地指向她手里的丑石,显然要她放手。

沈商卿一看乐了,“你让我放我就放,那我岂不是很没面子?”**眉峰一扬,把树枝迅速移到沈商卿胸口往前一刺。 沈商卿急忙后退双手交叉挡在胸前,“年轻人,你学什么不好学别人耍流氓,你这个样子,在山下可是要被浸猪笼的啊!”她嘴上讨伐,脚下却趁对方不注意往另一边跑动。

那**不语,右手一抬便见一股黑气自四边凝聚,逐渐形成一个黑影。 黑雾很快将沈商卿包围,她来不及赞这功夫人已经被逼的连退五步,“停停停,算我多嘴还不行?可要被人知道你天灵教二师兄在玄音谷杀了人,这麻烦怕也不小吧?”那黑影的手正伸向她的喉咙,当即在**一声哨音示意下停住。 少顷,他说出了今天的第一句话,“你知道我是谁?”沈商卿叹道:“道友这打扮,我想不知道也难啊!”**诧异挑眉,很快竟默认了。

天灵教,岐阳大陆排行第二的门派,最出名的并非他们的手段,而是一个人……一件金袍,一条白色锦带,天灵教排行第二的楼凤霄凭着如此张扬的打扮,几乎惹毛了全天下的修仙人。 听闻上个月他炸了九幽门的密洞。 听闻上上个月他闯了得月楼的宝库。 听闻上上上个月他砍了风清阁的弟子……虽眼不能见,可这行径比那能看见的人还要折腾百倍。 正因此就连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沈商卿也在一众师兄弟口中知道了这个天下第一的麻烦。

楼凤霄并不在意,道:“你若尸骨都没了,谁能知道是我?”沈商卿点点头,觉得他说得很对。

可很快想起楼凤霄压根看不见,她扬声道:“对对对,所以我得想点别的办法。

”楼凤霄从未见过如此耿直之人,正想她到底在耍什么把戏,忽听“我呸”的一声,自己召出的鬼影就此消散。

淡淡的血腥味儿飘过,楼凤霄没想到沈商卿竟咬破嘴唇以人血逼退了鬼影,而她本人也趁乱窜进一旁的林中。

楼凤霄没有去追,站在原地,一脸意外。

即便他现在有伤在身,召出的鬼影也绝非一般人能驱散。

那女人不过一口和着血的吐沫就破了他的功,这样的能力可比她的废物之躯更让人在意。

沈商卿早不知跑去了哪里,适才破罐破摔用从藏书上看到的方法竟然成功脱身,让她现在都觉得置身梦中。 她跑啊跑,见前方不远处似有亮光,当即冲了过去,可就在她窜出草丛后,目光所及之处,站着一个男人。 沈商卿,当场石化。 人还是那个人,景还是那片景,石台还是那块石台,而她沈商卿,还是那个沈商卿。

上一篇:【柳岸】醉梦夏日(组诗) 范仲淹的故事赏析
下一篇:没有了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