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诗歌范文 > 西方文学 > 正文

第六十六章 亲密接触

第六十六章 亲密接触

见到庞焉脸上的神多云转晴,张炎这才放心,他可不希望对方就这么在自己的大上哭上一夜,要是这样的话,恐怕天亮之后自己就会被淹死在房间中。 “应该是我谢谢才对,要不是你收留我,说不定今天晚上我就要宿街头。

”“我们都帮了对方,现在就算各不相欠了,你上的问太重了,赶去洗个澡吧!为了表示我对你的感谢,今天晚上你就跟我一起在上吧!”“噗通”一声脆响,张炎的一个不稳,从角上了下来,差点顿成了四半,这绝对是**的,庞焉这丫头看起来这么单纯,不会真的是个花痴吧!随即疑的问:“你说让我和你一起?”“对!”庞焉一定以及肯定的回答。 张炎直接从地板上站起来,二话不说冲出房门来到了浴室之中,马上就要献出自己珍贵的第一次,他必须要将子收拾净,虽然无将第一次给白素了,第二次也无所谓,谁让庞焉实在太人了,太有了,特别是前饱满的双,绝对是男人的杀器。

哼着小曲,拿着巾搓着后背,张炎满脸幸福的享受着热的滋,这一切来的都太突然了,不管告诉谁估计他们都不会相信,自己只是安了对方几句,没想到庞焉丫头就要以相许,张炎是个热血的汉子,当然不会拒绝美女的好意,只能勉为其难的答应了对方的要求。 浴室中只有一条浴巾,想都不用想就知是庞焉的,披在上拭着上的渍,从浴巾上面传出了女人特有的香,让张炎忍不住用鼻子在上面嗅了嗅。 “好香!”发自内心的赞许了一下,张炎将自己离开,将漉漉一片的子凉了起来,裹着浴巾走出了浴室朝着卧室中走去,此刻他已经有些迫不及待的想要和庞焉在一起了,一想到自己笔记本中珍藏小苍影片的画面,下不由自主的有了反应。 打开卧室的房门,张炎披着浴巾出现在了庞焉的视线之中,望着上**,下裹着浴巾的张炎,一脸羞涩的转过头,质问:“张炎,你怎么不穿衣服?”“穿衣服?”张炎愣住了,从来没有听说过男女在一起觉要穿着衣服做的,难庞焉丫头觉得不好意思,自己才刚刚成年都没有觉得什么,你一个花大闺女害羞什么,要害羞也应该是我害羞。 “我们不是要觉吗?觉还用穿衣服。 ”说着话张炎来到了边,解开裹在下的浴巾,从的另一边扎了被我之中。

庞焉直接转过,不在去看张炎,心中有些不满,看来刚才张炎误会了自己的意思,本来打算让他重新拿着被子在上觉,如今倒好,对方居然直接钻了自己的被窝之中,庞焉对张炎虽然没有什么不好的感觉,但张炎毕竟是一个男人,她从小都没有正眼看男人,如今居然和一个学生在了一个上,而且还是一个被窝中。 “张炎,你误会我的意思了,我是让你————”庞焉的话还没有说完,就感觉一个如铁的东西顶着自己的,子一颤,赶往前移了一下。 小脸绯红的犹如滴血的玫瑰。 感张炎这家伙连内都没有穿,直接光着子被窝里来了。 察觉到庞焉的举,本来以为她害羞,于是大义凌然的:“庞焉,谁都有第一次,其实我的也是第一次,你不用张,听说第一次要是没有做好,会直接影响以后的生活,你心里这样抗拒,恐怕会对以后留下影的。

”听着张炎的话,庞焉彻底的无语了,感这小子居然是想到哪方面去了,在庞焉的眼中他不过是一个孩子,没想到他居然对自己做出这样的举,饶是庞焉格在单纯,心中也不由得升起了一火。

“张炎,我没有说要和你一起觉?”“没有吗?可是我刚才明明亲耳听到你这么说的,让我赶去洗澡,上觉。

”张炎不清楚庞焉到底是怎么了,这前前后后的举咋就那么大,就算张也没有必要狡辩自己所说过的话吧!“我是这么说了。

”“说了就行了,其实我也不是非常的想要和你在一起觉,要不是你再三邀请,我是不会答应的。

”张炎冷不丁的丢出去一句是个女人听了就要火冒三丈的话。 “不对,不对,我是让你穿着衣服,重新拿着被子在我上觉,没有让你跟我在一个被窝里,至于你所想的事我从来都没有想过,你只是一个小孩子,我都已经是个老女人了,以后你一定会找到属于自己的幸福。

”被庞焉这么一说,此刻的张炎才明白,原来庞焉本没有打算将自己的第一次给自己,如此的意乱做出这样举只是自己一厢愿罢了,心中不免有些失落,小弟也低下头,从被窝中出来,裹上白的浴巾满是不甘的朝着卧室门口走去。

察觉到张炎的举,庞焉疑的问:“张炎,你去那?”“我看还是回客厅吧!要是跟你在一个上,我怕晚上做梦将你给那个了,我是一个正直的男人,放心,要是你不愿意我绝对不会强迫你的。 ”说完,张炎头也不回的打开卧室的房门走了出去。

庞焉还想要说什么,可是话到边之后又咽了回去。 心中同样有些失落,想起刚才被如铁的庞然大物顶着自己的,的感觉,心中竟然有种异样的感觉。

“刚才的东西应该就是张炎的小弟弟吧!看他人不大,下面居然那么厉害。

”庞焉心中羞涩的喃喃。

第一次与男人如此近距离的亲接触,心中有些不舍,非常的兴奋。

“要不是我们两人年纪不适合,说不定我还真会喜欢上这位英俊的小弟弟。

”。

上一篇:我并非忧伤,我只是找不到幸福的理由
下一篇:没有了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