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诗歌范文 > 西方文学 > 正文

婚恋网站账号买卖产业链调查:几百元打造高富帅人设

婚恋网站账号买卖产业链调查:几百元打造高富帅人设

  第二步则是用所谓“稳赚不赔”的赌博网站“钓鱼”,犯罪分子号称可修改赔率、逢赌必赢,以自己的财产引导被害人信服并愿意进行相关操作,随后通过语音电话等方式控制被害人,进一步诱导投资甚至让被害人举债投资。

在被揭穿以后,就会拉黑被害人、更换手机号、转移根据地、财产等,寻找新一轮的目标。

  最后一步则是“马仔”洗钱,通过地下钱庄转账洗钱。

  据百合佳缘合并后第一份财报显示,公司2017年总营收达亿元,净利润6499万元。

据其2018年半年度报告显示,公司2018年上半年营业收入达亿元,同比增长239%。 财报显示,婚恋交友业务同比增长274%。

据了解,自2017年9月百合网和世纪佳缘正式完成合并后,双方即开始全面推进双品牌运营下的各项业务整合,合并后百合网和世纪佳缘的婚恋用户月平均活跃数为750万。   据公开披露信息显示,在婚恋交友业务端,百合佳缘当前注册用户总数已超过亿,月活用户750万,线下一对一服务门店数量超过200家。

世纪佳缘与百合网在合并前便在业内占据头部梯队位置,并不断拓展延伸业务和产业链打造,合并后进一步挤压其他婚恋网站的生存空间,形成了对婚恋产业上下游的合围。   商业战场上的拼杀从未停止,在其背后,究竟该由谁来为婚恋市场乱象买单呢?  延展  “线下红娘”市场:  看人下菜碟,被诱导缴费后服务“变脸”  除了线上,各大网站的“线下红娘”也屡遭客户诟病。 截至4月10日下午,据聚投诉显示,“世纪佳缘”投诉量为363;“珍爱网”投诉量3151;“百合网”投诉量247。

  通过BOSS直聘投递简历之后,新京报记者以应聘者的身份与认证为石家庄世纪佳缘区域总监的李旭东取得联系,面试地点为保艺大厦21楼。   记者走出电梯后发现,该公司的招牌并非“世纪佳缘”,而是“百合网”。

对此,一位何姓工作人员向新京报记者表示,早在2017年,百合网和世纪佳缘已宣布合并,百合网和世纪佳缘早已成为了一家。

  据介绍,此次共招聘两个职务,分别为电话客服和情感顾问。 其实电话客服的主要任务,就是将客户通过电话邀请到店里面进行面谈。 情感咨询顾问则需要了解客户信息,并签单。   “你要是想帮客户找到适合他的另一半,你就多收他钱,就能帮到他。 这个行业,说白了就是‘看人下菜碟’。

最低的建档费用就是3999元,也就是说在这个价格上面,我们是可以灵活操作的。

”该何姓工作人员直言,“看你怎么讲让这个服务值这些钱,这就是销售的魅力所在。

”  “开始的时候都是要从电话客服做起的。 ”该何姓工作人员告诉新京报记者。

此外,上述工作人员多次提及一位3月20日新来的“明星少年”。

经过培训和适应,每天都会有客户被他邀请来店里面谈。

  在防火通道门旁,记者见到了这位“明星少年”小张。 通常,在约见完一个客户之后,小张都会到这里来吸支烟缓解疲劳。

那么,不同价格背后是否存在不同的操作难度呢?小张给出的答案是,“没有”。

在小张眼里,动辄上万元的中介费其实是客户的一种“变相投资”。

  值得一提的是,一些老同事们的话术让小张钦佩不已。 “前期你约过来,没有机会去面谈,都是先让同事去谈。

不过能学到很多东西,人家和客户一谈就能戳中心坎,刺到痛点。 ”小张说。   “一旦交了钱,你就放心好了。

交了钱这个钱就握在手上了,什么都不用管了。

”小张透露说,“你就吊着他就行,我今天心情好想给你安排一个相亲,你来这里见个面,随时都可以。 ”  值得注意的是,当记者表明身份后向该BOSS直聘招聘方核实情况时,剧情出现反转。 当初邀请记者面试的李旭东表示,其已经不在世纪佳缘任职。 “我之前在总部工作过,这个BOSS号是那个时候整的。

之后在石家庄这边的加盟店做。 现在已经离职。 ”李旭东说。

那么,一名离职的员工为何可以为世纪佳缘招聘员工?4月11日,新京报记者从北京世纪佳缘相关工作人员处证实,在BOSS直聘上进行招聘的“李总”,早已经不在世纪佳缘任职。   “经调查,李旭东曾经在世纪佳缘廊坊店从事电邀工作,但是早在2018年便已离职。 2019年,李旭东与石家庄店店长达成协议,但石家庄店是一家联营店,并不是我们的直营团队,李旭东自2018年后也并未再次任职于世纪佳缘,并不能代表世纪佳缘进行招聘。

”上述工作人员向新京报记者表示。

  据介绍,世纪佳缘在一线城市一般以直营店为主,但在二三线城市一般为联营店。 至于石家庄店何姓工作人员所言“看人下菜碟”的行为,该名工作人员表示,如坐实,将严肃处理。 “世纪佳缘历来反对看人下菜碟的行为,这是联营店员工的个人行为。 我们已经三令五申,不许对顾客价格歧视和人身攻击,服务的定价有一个标准的价格区间,联营店可以在区间浮动,不允许越过关联的价格浮动区。 ”该名工作人员说。

  4月10日上午,新京报记者发现这名在BOSS直聘上认证为世纪佳缘·石家庄世纪佳缘区域总监的“李总”,已经将所有招聘职位关闭。

  这并非个例。   “珍爱网受害者研讨群”截至4月14日晚已有360位网友加入。 通过该群,记者与一位单亲爸爸徐先生取得了联系。 2018年10月份离婚的徐先生,为了给年纪尚小的孩子找个妈妈,选择在珍爱网上进行了注册。 徐先生称,此后的日子,每隔两天,便会接到珍爱网线下红娘邀请到门店的电话。

“至少接了三四十个。 ”徐先生称。   “没有交钱之前,给你展示的照片都条件很好,但是交了钱之后,照片上的却一个都没见到。

”据合同显示,徐先生一次性付清人民币6800元整,乙方(深圳市珍爱网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宁波分公司)需在合同服务期限2个月内为徐先生安排不少于3位约见对象。 其中,合同内特别提示,乙方安排约见对象符合甲方择偶要求,但因甲方原因不与其约见,视为一个有效约见对象。

  此外,徐先生还怀疑珍爱网宁波分公司为了完成合同而“走流程”操作,“多个约见对象表示,我的年纪偏大,硬件条件根本不符合对方择偶标准。

”徐先生说。

  分析  律师解析婚恋市场乱象:  监管不足、责任追究不力是重要原因  北京市京师(上海)律师事务所尹杰律师认为,对于现在婚恋市场的乱象,监管不足、责任追究不力是重要原因。

  “从法治的角度看,加大违法和违约成本、课以婚恋平台更为严格的管理和审核义务是手段之一。

”尹杰表示。

  尹杰认为,可以从加强民事责任上的违约责任追究,以及进而会对其征信产生影响的方向进行更为有力的监管和制裁。 “除了可以通过相应的法律规定向直接责任人做出包括民事行政甚至刑事责任的追究,也要对婚恋平台进行监督管理。 ”  同时,尹杰建议最高法院针对这种通过网络婚恋进行欺诈的行为做出更加明确的法律适用的指导。

  “此外,为加强对网络婚恋市场的监管,也可以通过制定相应的行政规范来进行监管和制裁。

”尹杰说。

(记者李大伟梁辰实习生曹雯)+1。

上一篇:婚恋网站实名注册应成刚性法律义务
下一篇:婚恋网综节目不应“贩卖”焦虑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