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诗歌范文 > 西方文学 > 正文

第一六八七章 金童下落至尊剑皇最新章节

第一六八七章 金童下落至尊剑皇最新章节

“你们来了。 ”秦墨看向两个同伴,微微颔首,却是有些惊讶,狐狸、剑罡虚傀找来的速度,比他预想的要快。 事实上,也无怪银澄、剑罡虚傀能迅速赶至,它们与秦墨之间,都有神魂上的契约联系,自是能很快找到秦墨的位置。

“你小子是不是哪方面有隐患啊?这样都没事发生。 ”此时,银澄突然开口,让秦墨脸色一黑,这狐狸的思维果然是与众不同,这时候怎么会想这些东西。 萧雪晨则是轻笑,颔首道:“狐族的十二大人,许久不见,风采更胜往昔!”闻言,在秦墨惊愕的注视下,银澄的脸皮难得红了红,干咳一阵,却是没有说话。 片刻,银澄、剑罡虚傀了解到事情的经过,也是将注意力放到紫黑魂体上,对于这片迷宫地带的种种,产生一连串的揣测。

“先找到金童前辈再说……”秦墨有了决断,问询紫黑魂体,如何前往那座擂台。 “很简单。

巨城、擂台之间,彼此有相通的密道,可以从巨殿中前往。 ”紫黑魂体没有隐瞒什么,却是对返回巨殿,充满了本能的抗拒,不愿再回到那个牢笼。 “这由不得你。 若是能助我等完成这件事,离去之时,我会将你带离巨城,不会下手将你灭杀。

”秦墨扫了一眼,不容置疑的开口,他看了看紫黑魂体,眉头微皱,发现了某种奇怪的情况,却是没有说什么。

紫黑魂体默然,终是妥协,他与其他紫黑生灵一样,有着一种本能的求生欲,选择相信秦墨的承诺。 ……那座巨城中,早已是乱成一团。

城池的每一处,紫黑生灵们都陷入一种恐慌状态,发疯的寻找城主的下落。 这样的情景,令得返回巨城的秦墨等很是惊异,没想到紫黑生灵对于城主如此忠诚。 “也不能说是忠诚吧,更像是蜂巢的蜂后失踪后,其他蜂类的恐慌,真是诡异……”银澄这般说道。

秦墨、萧雪晨也是沉默,感受到一股子诡异的凉意,这些紫黑生灵在未被转化前,都是叱咤风云的强者,现在却是这副模样,实是有着豪雄末路的悲凉。 最为可怕的是,究竟是怎样的存在,开辟了迷宫地带,这才是让秦墨等无比忌惮的。

“想这些无用,就算探知了秘密的根源,也不是现在的我们能够搀和的。 ”萧雪晨轻声说道。 如今秦墨等的修为,皆是达至武主境界,在古幽大陆上可谓是叱咤风云的存在,但是,开辟迷宫地带的强者手段太可怕了,根本不是武主层次能够参与的。 至少要达到中古时代,能够参与那场大战的实力,才有资格参与那样的争斗。 巨殿中。

秦墨一行无声无息潜入,在紫黑魂体的带领下,根本无人发现他们的行踪。

“啊……”突然,紫黑魂体惨叫,其魂体剧烈颤动,产生狂暴的波动,与巨殿中的力量波动发生共鸣。

见此情景,秦墨一惊,旋即反应过来,拍出一道气血护罩,将紫黑魂体笼罩其中,隔绝了巨殿中的力量共鸣。

“好险!这该死的地方,差点将我拘禁!”紫黑魂体惊惧不已,也没想到会有这样的变故。 对于紫黑魂体来说,这座巨殿实是一座可怕的牢笼,若没有秦墨相助,他根本无法抗拒这里的拘禁之力。 “人族的先生,你离去时,一定要带我离开这里。 就算是彻底消逝,我也不愿是在这里逝去。 ”紫黑魂体再次说道。

秦墨点头,他既做出承诺,自是会做到。 巨殿最深处。

那里是一座紫黑石碑,其中蕴含的紫黑气息无比浓烈,远远胜过外面任何一处。

“这是通道的门户么?”银澄皱眉,凭它的目力,看不出有门户机关的痕迹。 “是,也不是。 除非是我们这一类魂体,否则,是无法打开的。 ”紫黑魂体这般说着,释放出一道力量,与前方的紫黑石碑接触,砰得一声,立时有狂暴吸力奔涌而出,将秦墨等全部湮没。

下一刻,大殿已是消失,秦墨一行出现在一个无比辽阔的空间,周围一股股可怕气息弥漫,令一行同伴浑身发凉。

“这就是通道么?怎么感觉像是迷宫地带的力量最核心位置。

”感受到四周的可怕压迫,秦墨一行都是忌惮不已,产生强烈的危机感。

紫黑魂体对此,则是并不清楚,他并不是经常来这里。 除非是迷宫地带发生重大的事情,否则,同类的紫黑魂体是很少碰面的,自从有意识以来,碰面的次数不超过十次。 事实上,同类的紫黑魂体之间的关系,根本算不上同僚,更像是对手,随时防备被对手偷袭,有着本能上的戒备。

“那个方向,就是擂台的位置。 ”指着一个方向,紫黑魂体再次释放意念,一条道路蜿蜒出现,其尽头有光亮若隐若现。

随即,紫黑魂体觉察到不对,从这条道路的尽头,竟是察觉不到狂暴的紫黑气息,仿佛那里根本没有生灵存在一样。

“难道前辈击杀了擂台上的家伙?”银澄惊呼。 秦墨微微颔首,也觉得有这个可能,祭体祷文修炼出的气血之力,既是紫黑生灵的克星,金童与擂台上的紫黑魂体碰撞,其胜算自是很大。

当即,秦墨一行没有停留,朝着那个方向飞驰而去。

轰隆隆……临近道路尽头时,就听到前方发出轰鸣之声,似是通道的出口随时会塌陷。 见状,秦墨大吃一惊,身形一动,加快了速度,要提前阻止出口的关闭。

正在这时,在道路尽头,一股浓郁的气血之力涌现,撑开了通道的出口,将秦墨等接引过去。

嗡!四周亮了起来,秦墨等来到一座巨大的擂台上,周围环绕着紫黑云层,到处充斥着可怕气息,让人连呼吸都感到困难。

擂台中央,伫立着一个矮小的身影,正是金童。 “前辈,你没事吧?”见到金童毫发无伤,秦墨等都是松了口气,萧雪晨则是上前见礼,她是第一次见到金童,却也知晓这个孩童模样的强者深不可测。 “唉……”金童长叹一声,看着地上的一滩灰烬,神情不断变幻,“我倒是希望有事,可惜……”秦墨等面面相觑,不明白金童这么说是何意,难道与擂台上的紫黑魂体交锋,让金童的心智遭到了侵蚀?金童喃喃自语:“这是我族的后辈,想要侵占本座的肉身,以此获得自由。 却是没料到,无法承受本座体内的力量,被焚烧殆尽了。 这是本座的失误……”秦墨心中一震,明白了发生了什么,擂台上的可怕存在之所以将金童吸扯进来,其目的与大殿中的紫黑魂体是一样的,都是想要获得自由。

而金童则是发现了对方的身份,是其同族的后辈天才转化而成,本来是要成全,最后却是这个下场。

其缘由,还是祭体祷文修炼出的气血之力太强,根本不是紫黑魂体能够承受的,侵入金童的身躯,就如同钻入一个火山的中心,自是焚烧殆尽的下场。

“终究,族中的那些烂摊子,还是要本座回去解决么……”金童呢喃,眼中浮现痛苦挣扎之色。

“前辈,我们离开吧。 ”秦墨说道。

金童则是摇头,道:“现在不是离开的时候,我的后辈逝去前,还有心愿未了,就由本座来完成吧。

斩杀开辟这片迷宫地带的元凶!”什么?!秦墨等皆是震动,都以为听错了。

上一篇:故事里的人生(33 山不过来,我们过去吧)
下一篇:没有了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