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诗歌范文 > 西方文学 > 正文

世代交替助长日本社会保守化倾向

世代交替助长日本社会保守化倾向

文/《环球》杂志记者胡俊凯(发自东京)《环球》杂志记者刘秀玲刘娟娟(发自北京)  冷战结束后,日本政局和政治思潮在20世纪90年代发生巨大变化,日本朝野总体出现保守化倾向。   一个标志性的事件发生在1996年1月19日——日本政坛举足轻重的左翼政党社会党改名为社会民主党(社民党)。

这不是一次简单的更名,这是社会党成立50多年后一次最大的“政党改革”,“改革”的结果是,向保守靠拢。   社会党1945年11月成立时曾主张“采取民主主义的方式占有议会的绝对多数”,实现“政治上的民主主义,经济上的社会主义,国际上的和平主义”;主张废除《日美安保条约》,认为自卫队“违宪”。 以后随着时代的变迁,其主张逐渐变化。

1994年6月,社会党与自民党、新党结成联盟,成为执政党之一,同年9月,社会党从执政地位出发,在“安保条约”“自卫队”等问题上改变了固有立场,从而失去了原有特色,混同于自民党等各保守党,其声望也每况愈下。   有媒体认为,社会党的这次更名,标志着日本政坛上除日本共产党外的各政党均趋于保守化。   平成时代,日本社会也发生了很大变化,人口越来越老龄化,且生育率越来越低,经济走了20多年的下坡路,重大自然灾害不断,国民价值观多元化发展。

在这种背景下,日本社会向保守化发展,右翼势力能相对容易地找到市场,进行自我宣传,实现其主张。   日本杏林大学大学院国际协力研究科教授刘迪说:“创造二战后日本经济奇迹的有两个核心群体,一个是1945年后的复原族、回归族,另外一个是1947~1949年‘婴儿潮’时期出生的‘团块世代’。 这两个群体的共同特点是具有挑战意识、竞争精神。 前者从海外回到成为废墟的日本,把海外经验带回来,成为战后日本内部‘国际化’的重要刺激因素。

后者由于在缺吃少穿的环境中长大,具有非常强烈的竞争、进取精神。

战后日本文化界几乎都是复原族、归国族,而‘团块世代’则把持了日本高速增长时期及其后各领域的重要位置。 而现在,复原族、归国族几乎消逝,‘团块世代’也从第一线隐退。 今天日本社会看不到战后很长一个时期各界巨人辈出的现象,各个领域都十分沉寂。

可以说,世代交替造成了日本保守主义思想盛行的社会基础。 ”  早稻田大学社会科学部讲师黄斌认为,战后日本人受到的反战教育,主要强调的是战争末期本国所受到的伤害。

虽然众多有识之士做了各种努力,但整体而言,日本年轻人对本国给其他国家带来的伤害缺乏关注与同情。

1960年代,自民党曾提出过靖国神社法案,要求把靖国神社重新划分为国家设施,要求政府参与靖国神社的各种仪式和祭祀活动,而当时日本处于保守派与革新派双方势力较劲的时期,该法案一度闯过了众议院,却由于在参议院遭遇阻击而最终流产。

自民党眼见突破无望,后来就再也没有提出该法案。 但到了2012年,安倍晋三率领的自民党重新夺回政权,保守势力和右翼势力进一步抬头。

2013年,安倍参拜靖国神社。   然而,有分析人士指出,这并不表示日本社会整体保守化、右倾化了。

自民党政权推动解禁集体自卫权,通过新安保法,仍触发不少反保守的民意。   此外,在平成时代,伴随着国际格局巨大变化和日本世代交替,日本主流的历史观以及对待历史的态度也在发生变化。   清华大学当代国际关系研究院副院长刘江永表示,战后初期,日本的一些教科书写有日军在中国实行的侵华战争暴行。

战后,经历过战争的一代日本人,大多珍惜和平、反对战争,对日本军国主义侵略中国所做的坏事,有普遍的社会认知。

一些日本人对中国有负罪感。   “现在80%的日本人都生于战后,对战争没有亲身感受,加之日本学校对正确的近代史知识讲授和学习得很不够,日本许多年轻人并不了解日本对外侵略扩张的历史。 日本社会对亚洲邻国的负罪感也正消失殆尽。

尽管如此,日本右翼势力鼓吹历史观、战争观,还不能为日本主流社会和媒体认同。 日本左翼进步势力虽属‘弱势群体’,但他们一身正气、不屈不挠地坚持自己的原则立场,不断发出正义之声,开始赢得越来越多日本爱好和平人民的支持。

这也说明,日本社会整体还没有右倾化。 ”刘江永说。

来源:2019年4月17日出版的《环球》杂志第8期《环球》杂志授权使用,其他媒体如需转载,请与本刊联系本期更多文章敬请关注《环球》杂志微博、微信客户端:“环球杂志”。

上一篇:哈尔滨殴打学生班主任被辞退 多名相关负责人接受处理
下一篇:没有了
回到顶部